back

塵封記憶:杜高的檔案(上)

1955年,25歲的杜高在中國戲劇家協會劇本創作室工作,成為創作室中最年輕的一位劇作家,另外在他身邊還有許多,與他一樣的年輕作家,他們有著同樣的熱情,並經常聚在一起聊天,談論他們的共同愛好。 1955年1月20日,中共中央宣傳部向中共中央提交《關於開展批判胡風思想的報告》,要求在批判俞平伯和胡適的同時,對胡風的文藝思想進行公開批判。隨後,一場突然而來的政治運動將這些不明白政治為何物的年輕人卷了進來。
各集介紹

塵封記憶:杜高的檔案(上)

塵封記憶:杜高的檔案(上)
1955年,25歲的杜高在中國戲劇家協會劇本創作室工作,成為創作室中最年輕的一位劇作家,另外在他身邊還有許多,與他一樣的年輕作家,他們有著同樣的熱情,並經常聚在一起聊天,談論他們的共同愛好。 1955年1月20日,中共中央宣傳部向中共中央提交《關於開展批判胡風思想的報告》,要求在批判俞平伯和胡適的同時,對胡風的文藝思想進行公開批判。隨後,一場突然而來的政治運動將這些不明白政治為何物的年輕人卷了進來。
1955年,25歲的杜高在中國戲劇家協會劇本創作室工作,成為創作室中最年輕的一位劇作家,另外在他身邊還有許多,與他一樣的年輕作家,他們有著同樣的熱情,並經常聚在一起聊天,談論他們的共同愛好。 1955年1月20日,中共中央宣傳部向中共中央提交《關於開展批判胡風思想的報告》,要求在批判俞平伯和胡適的同時,對胡風的文藝思想進行公開批判。隨後,一場突然而來的政治運動將這些不明白政治為何物的年輕人卷了進來。

塵封記憶:杜高的檔案(下)

塵封記憶:杜高的檔案(下)
按照1957年國務院《關於勞動教養問題的決定》中,對勞動教養時間並沒有明確規定,但視各人而定勞動教養的時間一般都是1年至3年。1961年4月,杜高接受勞動教養也已經三年了,他開始滿懷希望地期盼著能夠快些結束這勞動教養的日子。然而,一項新的規定又一次讓杜高的希望落空了。
按照1957年國務院《關於勞動教養問題的決定》中,對勞動教養時間並沒有明確規定,但視各人而定勞動教養的時間一般都是1年至3年。1961年4月,杜高接受勞動教養也已經三年了,他開始滿懷希望地期盼著能夠快些結束這勞動教養的日子。然而,一項新的規定又一次讓杜高的希望落空了。

塵封記憶:無奈的告密

塵封記憶:無奈的告密
1955年5月13日,這一天的《人民日報》上刊登了一篇名為《關於胡風反黨集團的一些材料》的文章。因為這是一篇由私人信件整理而成的材料。隨後,一場全國性的、升了級的批判、聲討和逮捕展開,前後被牽涉案中的人員達兩千餘人。而文章材料的提供者舒蕪,因構陷冤案被人們稱作是告密標兵,背負罪名長達半個多世紀。
1955年5月13日,這一天的《人民日報》上刊登了一篇名為《關於胡風反黨集團的一些材料》的文章。因為這是一篇由私人信件整理而成的材料。隨後,一場全國性的、升了級的批判、聲討和逮捕展開,前後被牽涉案中的人員達兩千餘人。而文章材料的提供者舒蕪,因構陷冤案被人們稱作是告密標兵,背負罪名長達半個多世紀。

塵封記憶:秦城監獄0658

塵封記憶:秦城監獄0658
當年他離開家鄉時,以為自己終有一天會衣錦還鄉,多年以後,當他回到家鄉時,他卻背負著無法洗刷的罪名。後來,他說,如果那個午後他沒有和躺在草席上的胡風成為朋友,也許這一切都不會發生,但歷史永遠都不可能假設,在經歷過風雨之後,他開始沉思自己的一生。
當年他離開家鄉時,以為自己終有一天會衣錦還鄉,多年以後,當他回到家鄉時,他卻背負著無法洗刷的罪名。後來,他說,如果那個午後他沒有和躺在草席上的胡風成為朋友,也許這一切都不會發生,但歷史永遠都不可能假設,在經歷過風雨之後,他開始沉思自己的一生。

塵封記憶:我與三十萬言書

塵封記憶:我與三十萬言書
1953年2月,胡風一家搬進了蘆甸為他找到的新住所北京地安門內太平街甲20號。由於胡風的新居與蘆甸和李嘉陵的家相距不遠。一有時間,他們就會互相拜訪。蘆甸的家也成為了與胡風和其他好友經常聚會聊天的地方。然而這種關係在1955年5月16日,便成為了最明顯的罪證,胡風,蘆甸和與胡風有關的人都相繼成為了階下囚,就連李嘉陵也成為了隔離審查的對象。
1953年2月,胡風一家搬進了蘆甸為他找到的新住所北京地安門內太平街甲20號。由於胡風的新居與蘆甸和李嘉陵的家相距不遠。一有時間,他們就會互相拜訪。蘆甸的家也成為了與胡風和其他好友經常聚會聊天的地方。然而這種關係在1955年5月16日,便成為了最明顯的罪證,胡風,蘆甸和與胡風有關的人都相繼成為了階下囚,就連李嘉陵也成為了隔離審查的對象。

塵封記憶:我是胡風分子

塵封記憶:我是胡風分子
1955年5月14日,星期六,中午一點,吃過午飯後的牛漢在人文社的院裡和同事們打完排球,回到辦公室剛洗了手,就有人通知牛漢到二樓小會議室,在這裡,牛漢見到了兩個公安人員。公安對牛漢宣佈:從即日起,對你拘捕,隔離審查,你要好好交代問題。後來,牛漢才知道,自己竟然是“胡風反革命集團”中第一個被捕的涉案人員,比“主犯”被捕的時間還要早兩天,而原因竟然是因為自己曾經從胡風的家裡拂袖而去。
1955年5月14日,星期六,中午一點,吃過午飯後的牛漢在人文社的院裡和同事們打完排球,回到辦公室剛洗了手,就有人通知牛漢到二樓小會議室,在這裡,牛漢見到了兩個公安人員。公安對牛漢宣佈:從即日起,對你拘捕,隔離審查,你要好好交代問題。後來,牛漢才知道,自己竟然是“胡風反革命集團”中第一個被捕的涉案人員,比“主犯”被捕的時間還要早兩天,而原因竟然是因為自己曾經從胡風的家裡拂袖而去。

塵封記憶:無奈的苦戀(上)

塵封記憶:無奈的苦戀(上)
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一部名為《曙光》的話劇讓全中國觀眾被一種真誠的真實感動得淚水漣漣。但許多人並不知道,這部話劇在推出之前歷經了怎樣的坎坷,而該劇的創作者白樺此後卻依然堅持表達真實。八十年代,他與導演彭甯合力將一段源自真實的故事搬上銀幕,但影片最終卻只能以批判電影的形式播映,多年以後,人們只是能記起影片的名字曾經叫《苦戀》,後來叫《太陽和人》。
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一部名為《曙光》的話劇讓全中國觀眾被一種真誠的真實感動得淚水漣漣。但許多人並不知道,這部話劇在推出之前歷經了怎樣的坎坷,而該劇的創作者白樺此後卻依然堅持表達真實。八十年代,他與導演彭甯合力將一段源自真實的故事搬上銀幕,但影片最終卻只能以批判電影的形式播映,多年以後,人們只是能記起影片的名字曾經叫《苦戀》,後來叫《太陽和人》。

塵封記憶:無奈的苦戀(下)

塵封記憶:無奈的苦戀(下)
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一部名為《曙光》的話劇讓全中國觀眾被一種真誠的真實感動得淚水漣漣。但許多人並不知道,這部話劇在推出之前歷經了怎樣的坎坷,而該劇的創作者白樺此後卻依然堅持表達真實。八十年代,他與導演彭甯合力將一段源自真實的故事搬上銀幕,但影片最終卻只能以批判電影的形式播映,多年以後,人們只是能記起影片的名字曾經叫《苦戀》,後來叫《太陽和人》。
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一部名為《曙光》的話劇讓全中國觀眾被一種真誠的真實感動得淚水漣漣。但許多人並不知道,這部話劇在推出之前歷經了怎樣的坎坷,而該劇的創作者白樺此後卻依然堅持表達真實。八十年代,他與導演彭甯合力將一段源自真實的故事搬上銀幕,但影片最終卻只能以批判電影的形式播映,多年以後,人們只是能記起影片的名字曾經叫《苦戀》,後來叫《太陽和人》。

塵封記憶:紅牆裡的瞬間(上)

塵封記憶:紅牆裡的瞬間(上)
從事專業創作近20年,被出版界譽為“紅牆女作家”的顧保孜與多年前的紅牆攝影師杜修賢一起出版了一本名為《共和國紅鏡頭》的攝影作品合集,在這本書中,讀者不僅可以讀到許多著名照片背後的故事,還能看見許多不為人知的歷史畫面。然而,就在書出版後,杜修賢卻不願意再提起那些紅牆裡的往昔歲月,知道那段故事的只有顧保孜。
從事專業創作近20年,被出版界譽為“紅牆女作家”的顧保孜與多年前的紅牆攝影師杜修賢一起出版了一本名為《共和國紅鏡頭》的攝影作品合集,在這本書中,讀者不僅可以讀到許多著名照片背後的故事,還能看見許多不為人知的歷史畫面。然而,就在書出版後,杜修賢卻不願意再提起那些紅牆裡的往昔歲月,知道那段故事的只有顧保孜。

塵封記憶:紅牆裡的瞬間(下)

塵封記憶:紅牆裡的瞬間(下)
從事專業創作近20年,被出版界譽為“紅牆女作家”的顧保孜與多年前的紅牆攝影師杜修賢一起出版了一本名為《共和國紅鏡頭》的攝影作品合集,在這本書中,讀者不僅可以讀到許多著名照片背後的故事,還能看見許多不為人知的歷史畫面。然而,就在書出版後,杜修賢卻不願意再提起那些紅牆裡的往昔歲月,知道那段故事的只有顧保孜。
從事專業創作近20年,被出版界譽為“紅牆女作家”的顧保孜與多年前的紅牆攝影師杜修賢一起出版了一本名為《共和國紅鏡頭》的攝影作品合集,在這本書中,讀者不僅可以讀到許多著名照片背後的故事,還能看見許多不為人知的歷史畫面。然而,就在書出版後,杜修賢卻不願意再提起那些紅牆裡的往昔歲月,知道那段故事的只有顧保孜。

塵封記憶:歲月風雨路(上)

塵封記憶:歲月風雨路(上)
從普通的鄉鎮平民到出任新中國的第一任駐美大使,今年已經九十多歲的柴澤民伴隨著中國共產黨走過了七十餘年的風風雨雨。
從普通的鄉鎮平民到出任新中國的第一任駐美大使,今年已經九十多歲的柴澤民伴隨著中國共產黨走過了七十餘年的風風雨雨。

塵封記憶:歲月風雨路(下)

塵封記憶:歲月風雨路(下)
從普通的鄉鎮平民到出任新中國的第一任駐美大使,今年已經九十多歲的柴澤民伴隨著中國共產黨走過了七十餘年的風風雨雨。
從普通的鄉鎮平民到出任新中國的第一任駐美大使,今年已經九十多歲的柴澤民伴隨著中國共產黨走過了七十餘年的風風雨雨。

塵封記憶:中美建交背後

塵封記憶:中美建交背後
如果說,是毛澤東和尼克森在1972年結束了中美關係史的一個時代,那鄧小平和卡特則在1979年開始了中美關係史一個新的時代。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首任駐美大使的柴澤民,成為了這一歷史時刻的見證人。
如果說,是毛澤東和尼克森在1972年結束了中美關係史的一個時代,那鄧小平和卡特則在1979年開始了中美關係史一個新的時代。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首任駐美大使的柴澤民,成為了這一歷史時刻的見證人。

塵封記憶:1941,戰爭孩子

塵封記憶:1941,戰爭孩子
1941年6月22日,陳祖濤只有十四歲,一個無法達到當兵的年齡,但在他的血液裡,卻湧動著一股抵抗德國人的勇氣。十四歲,他不懂得什麼叫法西斯,他不知道什麼叫仇恨,他也沒有看到前方的流血,他厭惡戰爭的原因只有一個,戰爭改變了他在蘇聯的生活,他曾經幸福的生活,戰爭改變了他父親的生活、他夥伴的生活和那些他不認識但和他一樣來自中國的女人和孩子們的生活。
1941年6月22日,陳祖濤只有十四歲,一個無法達到當兵的年齡,但在他的血液裡,卻湧動著一股抵抗德國人的勇氣。十四歲,他不懂得什麼叫法西斯,他不知道什麼叫仇恨,他也沒有看到前方的流血,他厭惡戰爭的原因只有一個,戰爭改變了他在蘇聯的生活,他曾經幸福的生活,戰爭改變了他父親的生活、他夥伴的生活和那些他不認識但和他一樣來自中國的女人和孩子們的生活。

塵封記憶:蘇聯的援手

塵封記憶:蘇聯的援手
1941年6月22日,陳祖濤只有十四歲,一個無法達到當兵的年齡,但在他的血液裡,卻湧動著一股抵抗德國人的勇氣。十四歲,他不懂得什麼叫法西斯,他不知道什麼叫仇恨,他也沒有看到前方的流血,他厭惡戰爭的原因只有一個,戰爭改變了他在蘇聯的生活,他曾經幸福的生活,戰爭改變了他父親的生活、他夥伴的生活和那些他不認識但和他一樣來自中國的女人和孩子們的生活。
1941年6月22日,陳祖濤只有十四歲,一個無法達到當兵的年齡,但在他的血液裡,卻湧動著一股抵抗德國人的勇氣。十四歲,他不懂得什麼叫法西斯,他不知道什麼叫仇恨,他也沒有看到前方的流血,他厭惡戰爭的原因只有一個,戰爭改變了他在蘇聯的生活,他曾經幸福的生活,戰爭改變了他父親的生活、他夥伴的生活和那些他不認識但和他一樣來自中國的女人和孩子們的生活。

塵封記憶:爲共和國立法

塵封記憶:爲共和國立法
1954年9月15日,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在北京舉行。劉少奇代表憲法起草委員會作《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草案的報告》,對憲法草案起草的根據、憲法草案的性質和基本內容作了說明。同時,大會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國務院、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地方各級人民委員會等各項組織法。在這次會議上,顧昂然第一次見到了彭真。
1954年9月15日,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在北京舉行。劉少奇代表憲法起草委員會作《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草案的報告》,對憲法草案起草的根據、憲法草案的性質和基本內容作了說明。同時,大會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國務院、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地方各級人民委員會等各項組織法。在這次會議上,顧昂然第一次見到了彭真。

塵封記憶:鶴鳴于九臯(上)

塵封記憶:鶴鳴于九臯(上)
從黨中央總書記到政治局委員,從民主作風到教條主義,何方見證了一個領導人在抗戰歲月裡所承受的榮辱歷程。
從黨中央總書記到政治局委員,從民主作風到教條主義,何方見證了一個領導人在抗戰歲月裡所承受的榮辱歷程。

塵封記憶:鶴鳴于九臯(下)

塵封記憶:鶴鳴于九臯(下)
1950年1月8日,聯合國安理會上,關於國民黨代表問題的鬥爭頗為緊張,蘇聯支持中國聲明並以拒絕出席安理會作為抵制手段。英美法等多數國家反對。此刻,為使鬥爭向有利方向發展,中國毅然決定派遣代表團出席聯合國會議,以代替國民黨代表。1950年2月13日,在遼東省任職了五年省委書記的張聞天登上了前去北京的列車。此刻在張聞天身邊工作多年的何方,也被邀請再次協助他的外交工作。
1950年1月8日,聯合國安理會上,關於國民黨代表問題的鬥爭頗為緊張,蘇聯支持中國聲明並以拒絕出席安理會作為抵制手段。英美法等多數國家反對。此刻,為使鬥爭向有利方向發展,中國毅然決定派遣代表團出席聯合國會議,以代替國民黨代表。1950年2月13日,在遼東省任職了五年省委書記的張聞天登上了前去北京的列車。此刻在張聞天身邊工作多年的何方,也被邀請再次協助他的外交工作。

塵封記憶:難忘的八年(上)

塵封記憶:難忘的八年(上)
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序列裡有這樣一支部隊,一直充滿著神秘、威嚴的色彩。她于1942年在延安組建,擔負著保衛領袖們安全的重任,這支隊伍便是“8341”部隊的中央警衛團。1961年的夏天,高中畢業的紀東光榮地成為了中央警衛團進駐北京後招收的第一批學生兵。紀東說那是他與中央領導人結緣的開始。
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序列裡有這樣一支部隊,一直充滿著神秘、威嚴的色彩。她于1942年在延安組建,擔負著保衛領袖們安全的重任,這支隊伍便是“8341”部隊的中央警衛團。1961年的夏天,高中畢業的紀東光榮地成為了中央警衛團進駐北京後招收的第一批學生兵。紀東說那是他與中央領導人結緣的開始。

塵封記憶:難忘的八年(下)

塵封記憶:難忘的八年(下)
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序列裡有這樣一支部隊,一直充滿著神秘、威嚴的色彩。她于1942年在延安組建,擔負著保衛領袖們安全的重任,這支隊伍便是“8341”部隊的中央警衛團。1961年的夏天,高中畢業的紀東光榮地成為了中央警衛團進駐北京後招收的第一批學生兵。紀東說那是他與中央領導人結緣的開始。
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序列裡有這樣一支部隊,一直充滿著神秘、威嚴的色彩。她于1942年在延安組建,擔負著保衛領袖們安全的重任,這支隊伍便是“8341”部隊的中央警衛團。1961年的夏天,高中畢業的紀東光榮地成為了中央警衛團進駐北京後招收的第一批學生兵。紀東說那是他與中央領導人結緣的開始。
所有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