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塵封記憶:演員江青(上)

外交官章文晉的妻子張穎曾經是周恩來的秘書,因為工作的需要,張穎奉命調往外交部協助丈夫的工作,在那段特殊的年月裡,張穎在政治漩渦的中心親眼目睹周恩來為了保全中央的老領導以及一些著名人士而竭盡全力,苦撐危局。
各集介紹

塵封記憶:演員江青(上)

塵封記憶:演員江青(上)
外交官章文晉的妻子張穎曾經是周恩來的秘書,因為工作的需要,張穎奉命調往外交部協助丈夫的工作,在那段特殊的年月裡,張穎在政治漩渦的中心親眼目睹周恩來為了保全中央的老領導以及一些著名人士而竭盡全力,苦撐危局。
外交官章文晉的妻子張穎曾經是周恩來的秘書,因為工作的需要,張穎奉命調往外交部協助丈夫的工作,在那段特殊的年月裡,張穎在政治漩渦的中心親眼目睹周恩來為了保全中央的老領導以及一些著名人士而竭盡全力,苦撐危局。

塵封記憶:演員江青(下)

塵封記憶:演員江青(下)
延安革命時期,小女孩張穎也來到這片革命聖地,成為魯藝的一名小學員,在這裡,她巧遇已經改名為江青的電影明星藍萍,一次交談之後,江青戲稱要收張穎為徒。七十年代,已經成為外交部新聞司司長的張穎被指派前往大會堂陪同江青接見美國女教師維克特,誰知,這次的接待活動,讓張穎嘗盡了憂懼之苦。
延安革命時期,小女孩張穎也來到這片革命聖地,成為魯藝的一名小學員,在這裡,她巧遇已經改名為江青的電影明星藍萍,一次交談之後,江青戲稱要收張穎為徒。七十年代,已經成為外交部新聞司司長的張穎被指派前往大會堂陪同江青接見美國女教師維克特,誰知,這次的接待活動,讓張穎嘗盡了憂懼之苦。

塵封記憶:文革中的周恩來

塵封記憶:文革中的周恩來
延安革命時期,小女孩張穎也來到這片革命聖地,成為魯藝的一名小學員,在這裡,她巧遇已經改名為江青的電影明星藍萍,一次交談之後,江青戲稱要收張穎為徒。七十年代,已經成為外交部新聞司司長的張穎被指派前往大會堂陪同江青接見美國女教師維克特,誰知,這次的接待活動,讓張穎嘗盡了憂懼之苦。
延安革命時期,小女孩張穎也來到這片革命聖地,成為魯藝的一名小學員,在這裡,她巧遇已經改名為江青的電影明星藍萍,一次交談之後,江青戲稱要收張穎為徒。七十年代,已經成為外交部新聞司司長的張穎被指派前往大會堂陪同江青接見美國女教師維克特,誰知,這次的接待活動,讓張穎嘗盡了憂懼之苦。

塵封記憶:蘭考的悲情回憶

塵封記憶:蘭考的悲情回憶
1965年,周化民在河南省開封地委任第一工業部副部長,分管開封地區的工業,5月的一天,他早早地來到地委,敲響了地委書記張申辦公室的門。進門後,書記張申要求他前往蘭考縣擔任縣委書記一職。雖然有著滿心的不情願,但在上級的再三要求下,周化民只好勉強赴任。然而,就是這一赴任,他也踏上了一條跌宕起伏的人生之路。
1965年,周化民在河南省開封地委任第一工業部副部長,分管開封地區的工業,5月的一天,他早早地來到地委,敲響了地委書記張申辦公室的門。進門後,書記張申要求他前往蘭考縣擔任縣委書記一職。雖然有著滿心的不情願,但在上級的再三要求下,周化民只好勉強赴任。然而,就是這一赴任,他也踏上了一條跌宕起伏的人生之路。

塵封記憶:極地冰雪奇緣(上)

塵封記憶:極地冰雪奇緣(上)
1983年,中國以締約國身份加入了《南極條約》,同年9月中國政府派出代表團出席南極條約第12次協商國會議。然而,在這次會議上,由於中國尚未進行過任何獨立的極地科考活動,在南極也沒有科考站,所以還不具備成為協商國的條件,沒有發言權、沒有表決權。這讓在場的中國人意識到,到南極科考、建立考察站已經成為必要。這一年,趙進平剛剛從山東海洋學院畢業。
1983年,中國以締約國身份加入了《南極條約》,同年9月中國政府派出代表團出席南極條約第12次協商國會議。然而,在這次會議上,由於中國尚未進行過任何獨立的極地科考活動,在南極也沒有科考站,所以還不具備成為協商國的條件,沒有發言權、沒有表決權。這讓在場的中國人意識到,到南極科考、建立考察站已經成為必要。這一年,趙進平剛剛從山東海洋學院畢業。

塵封記憶:極地冰雪奇緣(下)

塵封記憶:極地冰雪奇緣(下)
1983年,中國以締約國身份加入了《南極條約》,同年9月中國政府派出代表團出席南極條約第12次協商國會議。然而,在這次會議上,由於中國尚未進行過任何獨立的極地科考活動,在南極也沒有科考站,所以還不具備成為協商國的條件,沒有發言權、沒有表決權。這讓在場的中國人意識到,到南極科考、建立考察站已經成為必要。這一年,趙進平剛剛從山東海洋學院畢業。
1983年,中國以締約國身份加入了《南極條約》,同年9月中國政府派出代表團出席南極條約第12次協商國會議。然而,在這次會議上,由於中國尚未進行過任何獨立的極地科考活動,在南極也沒有科考站,所以還不具備成為協商國的條件,沒有發言權、沒有表決權。這讓在場的中國人意識到,到南極科考、建立考察站已經成為必要。這一年,趙進平剛剛從山東海洋學院畢業。

塵封記憶:漂泊的日記

塵封記憶:漂泊的日記
從2003年初春到2004年中秋,歷時18個月,郭岱君促成蔣介石日記暫存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院,並面向全世界開放查閱。一代梟雄五十五年心路歷程就此公諸於眾,人們得以從前所未有的角度,探究一個民族半個世紀的歷史沉浮。經年墨蹟中漸漸淡出了一個有血有肉的蔣介石,他多年未了的夙願,也成為郭岱君心中隱隱的遺憾和惦念。
從2003年初春到2004年中秋,歷時18個月,郭岱君促成蔣介石日記暫存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院,並面向全世界開放查閱。一代梟雄五十五年心路歷程就此公諸於眾,人們得以從前所未有的角度,探究一個民族半個世紀的歷史沉浮。經年墨蹟中漸漸淡出了一個有血有肉的蔣介石,他多年未了的夙願,也成為郭岱君心中隱隱的遺憾和惦念。

塵封記憶:神童的往事(上)

塵封記憶:神童的往事(上)
2歲半時已經能夠背誦30多首毛澤東詩詞,3歲時能數100個數,4歲學會400多個漢字,5歲上學,6歲開始學習《中醫學概論》和使用中草藥,8歲能下圍棋並熟讀《水滸傳》。大家感歎著寧鉑的神奇,也將神童的稱呼贈與了他。
2歲半時已經能夠背誦30多首毛澤東詩詞,3歲時能數100個數,4歲學會400多個漢字,5歲上學,6歲開始學習《中醫學概論》和使用中草藥,8歲能下圍棋並熟讀《水滸傳》。大家感歎著寧鉑的神奇,也將神童的稱呼贈與了他。

塵封記憶:神童的往事(下)

塵封記憶:神童的往事(下)
2歲半時已經能夠背誦30多首毛澤東詩詞,3歲時能數100個數,4歲學會400多個漢字,5歲上學,6歲開始學習《中醫學概論》和使用中草藥,8歲能下圍棋並熟讀《水滸傳》。大家感歎著寧鉑的神奇,也將神童的稱呼贈與了他。
2歲半時已經能夠背誦30多首毛澤東詩詞,3歲時能數100個數,4歲學會400多個漢字,5歲上學,6歲開始學習《中醫學概論》和使用中草藥,8歲能下圍棋並熟讀《水滸傳》。大家感歎著寧鉑的神奇,也將神童的稱呼贈與了他。

塵封記憶:戰爭後的硝煙

塵封記憶:戰爭後的硝煙
1946年5月3日,東京澀谷區的日本陸軍省舊址上飄揚著11個戰勝國的國旗,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正式開庭審判日本戰犯。然而,與中國使用的大陸法系不同,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採用的是英美法系,這讓審判更加複雜。1947年,遠東國際法庭中國檢察官辦公室。23歲的高文彬在浩如煙海的資料中,發現了一份1937年的東京報紙,報紙上詳細記錄了兩名日本少尉軍官——向井敏明與野田毅———在南京大屠殺中,以軍刀砍掉中國人頭顱的數量作為“競賽”。這份報紙成為東京審判的重要證據。
1946年5月3日,東京澀谷區的日本陸軍省舊址上飄揚著11個戰勝國的國旗,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正式開庭審判日本戰犯。然而,與中國使用的大陸法系不同,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採用的是英美法系,這讓審判更加複雜。1947年,遠東國際法庭中國檢察官辦公室。23歲的高文彬在浩如煙海的資料中,發現了一份1937年的東京報紙,報紙上詳細記錄了兩名日本少尉軍官——向井敏明與野田毅———在南京大屠殺中,以軍刀砍掉中國人頭顱的數量作為“競賽”。這份報紙成為東京審判的重要證據。

塵封記憶:百年音樂人

塵封記憶:百年音樂人
1933年4月,中國第一本以音樂為主的教育刊物,《音樂教育》創刊,這本刊物由江西省推行音樂教育委員會主辦,就是這本《音樂教育》實際上是由“一人獨攬”而出,這個人就現在已年屆百歲的繆天瑞老人。
1933年4月,中國第一本以音樂為主的教育刊物,《音樂教育》創刊,這本刊物由江西省推行音樂教育委員會主辦,就是這本《音樂教育》實際上是由“一人獨攬”而出,這個人就現在已年屆百歲的繆天瑞老人。

塵封記憶:水上春秋

塵封記憶:水上春秋
在穆祥雄的記憶裡,1951年7月18日,是個不平常的日子。已經在天津一中上高一的穆祥雄參加了“京津游泳對抗賽”,在200米蛙泳比賽中打破了馬來西亞華僑在國民黨七屆全運會上創造的全國記錄。16歲的穆祥雄第一次登上了全國冠軍榜,成為當時200米蛙泳記錄保持者。而穆祥雄並沒有為這個一時的成績而沾沾自喜,因為他的目標是全世界。然而,當他第一次來到奧運賽場上時,他已經成為了一名教練,他終究還是沒有能夠站上奧運的領獎臺。
在穆祥雄的記憶裡,1951年7月18日,是個不平常的日子。已經在天津一中上高一的穆祥雄參加了“京津游泳對抗賽”,在200米蛙泳比賽中打破了馬來西亞華僑在國民黨七屆全運會上創造的全國記錄。16歲的穆祥雄第一次登上了全國冠軍榜,成為當時200米蛙泳記錄保持者。而穆祥雄並沒有為這個一時的成績而沾沾自喜,因為他的目標是全世界。然而,當他第一次來到奧運賽場上時,他已經成為了一名教練,他終究還是沒有能夠站上奧運的領獎臺。

塵封記憶:我的靈魂示衆

塵封記憶:我的靈魂示衆
近年來錢理群發表一系列文章,對反右、文革歷史進行反思,並重新審視自己和同代知識份子一度被扭曲的心靈,錢理群由此被推崇為一名思想界的鬥士,一個永遠的批判者。2007年,錢理群在1957年北京大學反右批鬥會上的一段發言被公佈,而一向宣告要拒絕遺忘的錢理群卻偏偏遺忘了這段他對其他同學的傷害。一段隱沒多年的經歷被重新記起。
近年來錢理群發表一系列文章,對反右、文革歷史進行反思,並重新審視自己和同代知識份子一度被扭曲的心靈,錢理群由此被推崇為一名思想界的鬥士,一個永遠的批判者。2007年,錢理群在1957年北京大學反右批鬥會上的一段發言被公佈,而一向宣告要拒絕遺忘的錢理群卻偏偏遺忘了這段他對其他同學的傷害。一段隱沒多年的經歷被重新記起。

塵封記憶:劉氏三傑(上)

塵封記憶:劉氏三傑(上)
1992年5月15日,一場紀念“劉氏三傑”的音樂會,在北京大學隆重舉行,劉育熙作為“劉氏三傑”的後人,應邀參加了這場音樂會。劉育熙的大伯父劉半農,原名劉複,詩人、語言學家,“五四”新文化運動的先驅者和我國現代民間文藝的拓荒者。劉育熙的二伯父,劉天華,中國傑出的民族音樂家。有人說,劉天華先生的樂曲美麗、深刻,足以和日月長存。劉育熙的父親,劉北茂,著名的二胡演奏家,代表作品《哀思》。在中國文化史上,劉氏三兄弟被合稱為“劉氏三傑”。
1992年5月15日,一場紀念“劉氏三傑”的音樂會,在北京大學隆重舉行,劉育熙作為“劉氏三傑”的後人,應邀參加了這場音樂會。劉育熙的大伯父劉半農,原名劉複,詩人、語言學家,“五四”新文化運動的先驅者和我國現代民間文藝的拓荒者。劉育熙的二伯父,劉天華,中國傑出的民族音樂家。有人說,劉天華先生的樂曲美麗、深刻,足以和日月長存。劉育熙的父親,劉北茂,著名的二胡演奏家,代表作品《哀思》。在中國文化史上,劉氏三兄弟被合稱為“劉氏三傑”。

塵封記憶:劉氏三傑(下)

塵封記憶:劉氏三傑(下)
1992年5月15日,一場紀念“劉氏三傑”的音樂會,在北京大學隆重舉行,劉育熙作為“劉氏三傑”的後人,應邀參加了這場音樂會。劉育熙的大伯父劉半農,原名劉複,詩人、語言學家,“五四”新文化運動的先驅者和我國現代民間文藝的拓荒者。劉育熙的二伯父,劉天華,中國傑出的民族音樂家。有人說,劉天華先生的樂曲美麗、深刻,足以和日月長存。劉育熙的父親,劉北茂,著名的二胡演奏家,代表作品《哀思》。在中國文化史上,劉氏三兄弟被合稱為“劉氏三傑”。
1992年5月15日,一場紀念“劉氏三傑”的音樂會,在北京大學隆重舉行,劉育熙作為“劉氏三傑”的後人,應邀參加了這場音樂會。劉育熙的大伯父劉半農,原名劉複,詩人、語言學家,“五四”新文化運動的先驅者和我國現代民間文藝的拓荒者。劉育熙的二伯父,劉天華,中國傑出的民族音樂家。有人說,劉天華先生的樂曲美麗、深刻,足以和日月長存。劉育熙的父親,劉北茂,著名的二胡演奏家,代表作品《哀思》。在中國文化史上,劉氏三兄弟被合稱為“劉氏三傑”。

塵封記憶:紅幕下的美國人(上)

塵封記憶:紅幕下的美國人(上)
1966年10月1日,這一天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7周年的慶典。這天,李敦白得到了一次特殊的榮譽。以前,在北京的外國專家,都是在天安門城樓下面的觀禮臺上觀禮,而這一天,斯特朗、李敦白等人被邀請登上了天安門城樓。也是從這一天開始,李敦白終於成為了一名“紅得發紫”的共產黨員。
1966年10月1日,這一天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7周年的慶典。這天,李敦白得到了一次特殊的榮譽。以前,在北京的外國專家,都是在天安門城樓下面的觀禮臺上觀禮,而這一天,斯特朗、李敦白等人被邀請登上了天安門城樓。也是從這一天開始,李敦白終於成為了一名“紅得發紫”的共產黨員。

塵封記憶:紅幕下的美國人(下)

塵封記憶:紅幕下的美國人(下)
1966年10月1日,這一天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7周年的慶典。這天,李敦白得到了一次特殊的榮譽。以前,在北京的外國專家,都是在天安門城樓下面的觀禮臺上觀禮,而這一天,斯特朗、李敦白等人被邀請登上了天安門城樓。也是從這一天開始,李敦白終於成為了一名“紅得發紫”的共產黨員。
1966年10月1日,這一天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7周年的慶典。這天,李敦白得到了一次特殊的榮譽。以前,在北京的外國專家,都是在天安門城樓下面的觀禮臺上觀禮,而這一天,斯特朗、李敦白等人被邀請登上了天安門城樓。也是從這一天開始,李敦白終於成為了一名“紅得發紫”的共產黨員。

塵封記憶:中國戰俘營

塵封記憶:中國戰俘營
1950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為了確保東北的安全,並鞏固剛剛成立的共和國政權,中國人民志願軍於1950年10月25日正式參戰。那時,年僅十八歲的趙大年于重慶參軍,在湘西繳匪一年後,他所在的第四十七軍改編成為志願軍,連夜開赴朝鮮。
1950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為了確保東北的安全,並鞏固剛剛成立的共和國政權,中國人民志願軍於1950年10月25日正式參戰。那時,年僅十八歲的趙大年于重慶參軍,在湘西繳匪一年後,他所在的第四十七軍改編成為志願軍,連夜開赴朝鮮。

塵封記憶:風雨半支蓮

塵封記憶:風雨半支蓮
1942年,在遠離戰火硝煙的西安城讀書的鐘鴻,從廣播裡聽到了一則讓她驚心的消息:南京日偽警備司令部任命鐘健魂為警衛三師師長。這是鐘鴻與父親離別六年後第一次聽到關於父親的消息。抗戰結束以後,輾轉來到蘭州念書的鐘鴻再次得到消息,父親已經帶著他的軍隊到了南京六合縣解放區,並被任命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獨立第一軍軍長,隨後,母親告訴她,其實她的父親早在大革命時期就已經跟隨毛澤東一起參加了秋收起義。
1942年,在遠離戰火硝煙的西安城讀書的鐘鴻,從廣播裡聽到了一則讓她驚心的消息:南京日偽警備司令部任命鐘健魂為警衛三師師長。這是鐘鴻與父親離別六年後第一次聽到關於父親的消息。抗戰結束以後,輾轉來到蘭州念書的鐘鴻再次得到消息,父親已經帶著他的軍隊到了南京六合縣解放區,並被任命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獨立第一軍軍長,隨後,母親告訴她,其實她的父親早在大革命時期就已經跟隨毛澤東一起參加了秋收起義。

塵封記憶:見證紅與黑(上)

塵封記憶:見證紅與黑(上)
上世紀四十年代,因為《紅樓》一書,周汝昌成為胡適去國之前的最後一位弟子;五十年代,因為《紅樓夢新證》,周汝昌紅學研究界的後起之秀;六十年代,因為“批胡”,周汝昌陷入進退兩難之境,最終大病一場……如今,周汝昌耳目皆盲,卻依舊醉心於《紅樓》之中。
上世紀四十年代,因為《紅樓》一書,周汝昌成為胡適去國之前的最後一位弟子;五十年代,因為《紅樓夢新證》,周汝昌紅學研究界的後起之秀;六十年代,因為“批胡”,周汝昌陷入進退兩難之境,最終大病一場……如今,周汝昌耳目皆盲,卻依舊醉心於《紅樓》之中。

塵封記憶:人生變奏

塵封記憶:人生變奏
1940年,鮑蕙蕎出生在四川一個知識份子家庭,父親鮑國寶1922年畢業于美國康奈爾大學。1923年回國就任國民政府建設委員會總工程師,從事火力、水力發電的技術研究。被人稱作中國的電力先驅。解放後,在母親的期望下,鮑蕙蕎開始學習鋼琴,在獲得國際榮譽之後,她結識了體育冠軍莊則棟,並與之結為夫妻,然而,在經歷歲月磨礪之後,最終陪伴在她身邊的卻只剩下了鋼琴。
1940年,鮑蕙蕎出生在四川一個知識份子家庭,父親鮑國寶1922年畢業于美國康奈爾大學。1923年回國就任國民政府建設委員會總工程師,從事火力、水力發電的技術研究。被人稱作中國的電力先驅。解放後,在母親的期望下,鮑蕙蕎開始學習鋼琴,在獲得國際榮譽之後,她結識了體育冠軍莊則棟,並與之結為夫妻,然而,在經歷歲月磨礪之後,最終陪伴在她身邊的卻只剩下了鋼琴。

塵封記憶:生命的考場

塵封記憶:生命的考場
2005年9月23日,復旦大學百年慶典晚會前夕,復旦大學1976級工農兵學員班的同學們又重新相聚到了一起。這是從1980年畢業以來,7611班的第一次大規模聚會。面對從全國各地趕來的,多年未見的老同學們,帶著一車校慶禮品前來參加聚會的復旦大學教授陳尚君不禁感慨萬千。在1977年剛入復旦時,陳尚君還是個僅有“初中一年級文化水準”的工農兵學員,但在後來,他考上了研究生第一個打破了“工農兵無用”的言論。
2005年9月23日,復旦大學百年慶典晚會前夕,復旦大學1976級工農兵學員班的同學們又重新相聚到了一起。這是從1980年畢業以來,7611班的第一次大規模聚會。面對從全國各地趕來的,多年未見的老同學們,帶著一車校慶禮品前來參加聚會的復旦大學教授陳尚君不禁感慨萬千。在1977年剛入復旦時,陳尚君還是個僅有“初中一年級文化水準”的工農兵學員,但在後來,他考上了研究生第一個打破了“工農兵無用”的言論。

塵封記憶:沉浮英雄名

塵封記憶:沉浮英雄名
1965年11月7日,《人民日報》發表了一篇名為《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社論,人們第一次看到了“王傑”這個名字。在此之後,解放軍中宣部,全國婦聯,共青團中央陸續在全國掀起了學習王傑的運動,一時間,王傑成了家喻戶曉的英雄。
1965年11月7日,《人民日報》發表了一篇名為《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社論,人們第一次看到了“王傑”這個名字。在此之後,解放軍中宣部,全國婦聯,共青團中央陸續在全國掀起了學習王傑的運動,一時間,王傑成了家喻戶曉的英雄。

塵封記憶:被剪掉的歷史

塵封記憶:被剪掉的歷史
曾幾何時,在大陸,宋美齡的名字不能被提起;在臺灣,周恩來、鄧穎超發起保育會的事實也諱莫如深;那段戰時保育院的歷史,被政治的陰霾淹沒了半個多世紀,不能仰見日月,不能公開於眾。還原殘缺的愛成為高宗俊等幾個“難童”的神聖使命。1987年,中國戰時保育會成立五十周年慶典前夕,一個偶然機會,當年的難童們終於洗盡塵埃還原真實,他們再次輕聲呼喚“宋媽媽”。
曾幾何時,在大陸,宋美齡的名字不能被提起;在臺灣,周恩來、鄧穎超發起保育會的事實也諱莫如深;那段戰時保育院的歷史,被政治的陰霾淹沒了半個多世紀,不能仰見日月,不能公開於眾。還原殘缺的愛成為高宗俊等幾個“難童”的神聖使命。1987年,中國戰時保育會成立五十周年慶典前夕,一個偶然機會,當年的難童們終於洗盡塵埃還原真實,他們再次輕聲呼喚“宋媽媽”。

塵封記憶:與訴訟同行的日子

塵封記憶:與訴訟同行的日子
一次與BBC拍攝紀錄片的正常工作,她認識了一位元名叫王選的留日碩士,她和她見面的第一天,就為日本天皇大吵一架。之後,隨著拍攝的逐步深入,郭嶺梅開始震撼於一段被掩蓋了多年的罪惡,從此,她也成為王選的追隨者,為受難多年的中國人聲張公義。
一次與BBC拍攝紀錄片的正常工作,她認識了一位元名叫王選的留日碩士,她和她見面的第一天,就為日本天皇大吵一架。之後,隨著拍攝的逐步深入,郭嶺梅開始震撼於一段被掩蓋了多年的罪惡,從此,她也成為王選的追隨者,為受難多年的中國人聲張公義。

塵封記憶:伴讀中南海

塵封記憶:伴讀中南海
1975年,蘆荻突然被帶到中南海毛澤東的住所,在這裡,她見到了當時全國人民心中的偶像,但此時的毛澤東卻已是雙目幾近失明的老人,而蘆荻到此的任務正是為毛澤東讀書念詞。此後4個月中,蘆荻常常陪伴在毛澤東的身邊,由此,她也漸漸發現這位偉大領袖還有著令人感動的細膩與深情。
1975年,蘆荻突然被帶到中南海毛澤東的住所,在這裡,她見到了當時全國人民心中的偶像,但此時的毛澤東卻已是雙目幾近失明的老人,而蘆荻到此的任務正是為毛澤東讀書念詞。此後4個月中,蘆荻常常陪伴在毛澤東的身邊,由此,她也漸漸發現這位偉大領袖還有著令人感動的細膩與深情。

塵封記憶:長影風雲錄

塵封記憶:長影風雲錄
1974年石油部部長余秋裡受周恩來的委託,只是長春電影製片廠拍攝一部反映以大慶石油會戰為題材的電影。很快,長影便組織了一支由謝鐵驪擔任組長的《創業》籌備小組,由於彥夫任導演,華克任副導演。正是從這一天開始,華克和同組的同事們開始了他們那不可預知的命運。
1974年石油部部長余秋裡受周恩來的委託,只是長春電影製片廠拍攝一部反映以大慶石油會戰為題材的電影。很快,長影便組織了一支由謝鐵驪擔任組長的《創業》籌備小組,由於彥夫任導演,華克任副導演。正是從這一天開始,華克和同組的同事們開始了他們那不可預知的命運。

塵封記憶:芭蕾舞團風雨

塵封記憶:芭蕾舞團風雨
樣板戲電影《紅色娘子軍》曾經是一個年代裡的藝術精粹,其中的男主角洪常青的扮演者劉慶棠更是成為家喻戶曉的明星。然而,在鄧元森的眼中,這出樣板戲卻將他身邊那個和藹可親的大哥哥劉慶棠帶走了,留下的,卻是一個面目猙獰的惡魔。
樣板戲電影《紅色娘子軍》曾經是一個年代裡的藝術精粹,其中的男主角洪常青的扮演者劉慶棠更是成為家喻戶曉的明星。然而,在鄧元森的眼中,這出樣板戲卻將他身邊那個和藹可親的大哥哥劉慶棠帶走了,留下的,卻是一個面目猙獰的惡魔。

塵封記憶:傷心的誓言

塵封記憶:傷心的誓言
2000年,一個新的世紀的開始,但這一年對於六十九歲的陸恩淳來說,卻是不幸的。這一年的六月,陸恩淳被查出患有膀胱癌。如果不及時動手術,便會有生命危險。但巨額的手術費讓陸恩淳望而卻步。於是,陸恩淳那一千多件,收藏了半個世紀的體操收藏品,再次成為了人們關注的焦點。有人願意以巨額收購這些藏品,而陸恩淳也因此可以得到所急需的手術費。
2000年,一個新的世紀的開始,但這一年對於六十九歲的陸恩淳來說,卻是不幸的。這一年的六月,陸恩淳被查出患有膀胱癌。如果不及時動手術,便會有生命危險。但巨額的手術費讓陸恩淳望而卻步。於是,陸恩淳那一千多件,收藏了半個世紀的體操收藏品,再次成為了人們關注的焦點。有人願意以巨額收購這些藏品,而陸恩淳也因此可以得到所急需的手術費。

塵封記憶:在虎頭山的日子(上)

塵封記憶:在虎頭山的日子(上)
1969的冬天,位於山西省昔陽縣的大寨,來此參觀學習者一如往常的絡繹不絕。與那些來去匆匆的參觀者不同,作為中國農林科學院“大寨科技服務隊”的一員,李應中已經和大寨人一起勞動了整整一個年頭。這一年的冬天,國務院副總理紀登奎來到大寨,專門給“大寨科技服務隊”的隊員們開了一次座談會。
1969的冬天,位於山西省昔陽縣的大寨,來此參觀學習者一如往常的絡繹不絕。與那些來去匆匆的參觀者不同,作為中國農林科學院“大寨科技服務隊”的一員,李應中已經和大寨人一起勞動了整整一個年頭。這一年的冬天,國務院副總理紀登奎來到大寨,專門給“大寨科技服務隊”的隊員們開了一次座談會。

塵封記憶:在虎頭山的日子(下)

塵封記憶:在虎頭山的日子(下)
1969的冬天,位於山西省昔陽縣的大寨,來此參觀學習者一如往常的絡繹不絕。與那些來去匆匆的參觀者不同,作為中國農林科學院“大寨科技服務隊”的一員,李應中已經和大寨人一起勞動了整整一個年頭。這一年的冬天,國務院副總理紀登奎來到大寨,專門給“大寨科技服務隊”的隊員們開了一次座談會。
1969的冬天,位於山西省昔陽縣的大寨,來此參觀學習者一如往常的絡繹不絕。與那些來去匆匆的參觀者不同,作為中國農林科學院“大寨科技服務隊”的一員,李應中已經和大寨人一起勞動了整整一個年頭。這一年的冬天,國務院副總理紀登奎來到大寨,專門給“大寨科技服務隊”的隊員們開了一次座談會。

塵封記憶:中醫往事

塵封記憶:中醫往事
1986年1月4日的清晨,嚴冬的北京寒風呼嘯,但是在中醫司司長田景福的心裡,卻分明地感到了一絲暖意,這一天,他與衛生部部長崔月黎一大早就來到了國務院,準備向總理彙報並討論一項議案。雖時隔多年,提起那一天的情景,田景福依然歷歷在目。
1986年1月4日的清晨,嚴冬的北京寒風呼嘯,但是在中醫司司長田景福的心裡,卻分明地感到了一絲暖意,這一天,他與衛生部部長崔月黎一大早就來到了國務院,準備向總理彙報並討論一項議案。雖時隔多年,提起那一天的情景,田景福依然歷歷在目。

塵封記憶:我的長征路

塵封記憶:我的長征路
1933年10月,蔣介石調集100萬軍隊、200多架飛機,向革命根據地發動了第五次“圍剿”。此時,20歲的塗通今從第九軍團八團醫生調任兵站醫院主治醫生,同時被派去長汀四都醫院動員傷病員歸隊。數日之後,塗通今得到通知,中央紅軍主力因戰況不佳,被迫退出中央革命根據地,突圍轉移,開始漫漫長征路。
1933年10月,蔣介石調集100萬軍隊、200多架飛機,向革命根據地發動了第五次“圍剿”。此時,20歲的塗通今從第九軍團八團醫生調任兵站醫院主治醫生,同時被派去長汀四都醫院動員傷病員歸隊。數日之後,塗通今得到通知,中央紅軍主力因戰況不佳,被迫退出中央革命根據地,突圍轉移,開始漫漫長征路。

塵封記憶:十一天的戰友

塵封記憶:十一天的戰友
1965年的一天,江蘇省邳縣張樓鄉迎來了一批新的民兵成員,十六歲的吳步良也在這一天滿懷憧憬地加入了民兵隊伍。參加民兵沒多久的吳步良很快被調到了地雷班。當時由於中蘇關係緊張,中越邊境形勢走險,各地積極訓練民兵以備戰需。駐紮在各地的解放軍部隊也不斷派技術骨幹支援地方政府,張樓鄉也不例外。1965年7月1日,濟南軍區裝甲兵第二師工兵營地爆連五班的班長王傑,被派到了張樓鄉指導地雷班的民兵訓練。7月3日,吳步良第一次見到了王傑。
1965年的一天,江蘇省邳縣張樓鄉迎來了一批新的民兵成員,十六歲的吳步良也在這一天滿懷憧憬地加入了民兵隊伍。參加民兵沒多久的吳步良很快被調到了地雷班。當時由於中蘇關係緊張,中越邊境形勢走險,各地積極訓練民兵以備戰需。駐紮在各地的解放軍部隊也不斷派技術骨幹支援地方政府,張樓鄉也不例外。1965年7月1日,濟南軍區裝甲兵第二師工兵營地爆連五班的班長王傑,被派到了張樓鄉指導地雷班的民兵訓練。7月3日,吳步良第一次見到了王傑。

塵封記憶:雷鋒參軍

塵封記憶:雷鋒參軍
1965年的一天,江蘇省邳縣張樓鄉迎來了一批新的民兵成員,十六歲的吳步良也在這一天滿懷憧憬地加入了民兵隊伍。參加民兵沒多久的吳步良很快被調到了地雷班。當時由於中蘇關係緊張,中越邊境形勢走險,各地積極訓練民兵以備戰需。駐紮在各地的解放軍部隊也不斷派技術骨幹支援地方政府,張樓鄉也不例外。1965年7月1日,濟南軍區裝甲兵第二師工兵營地爆連五班的班長王傑,被派到了張樓鄉指導地雷班的民兵訓練。7月3日,吳步良第一次見到了王傑。
1965年的一天,江蘇省邳縣張樓鄉迎來了一批新的民兵成員,十六歲的吳步良也在這一天滿懷憧憬地加入了民兵隊伍。參加民兵沒多久的吳步良很快被調到了地雷班。當時由於中蘇關係緊張,中越邊境形勢走險,各地積極訓練民兵以備戰需。駐紮在各地的解放軍部隊也不斷派技術骨幹支援地方政府,張樓鄉也不例外。1965年7月1日,濟南軍區裝甲兵第二師工兵營地爆連五班的班長王傑,被派到了張樓鄉指導地雷班的民兵訓練。7月3日,吳步良第一次見到了王傑。

塵封記憶:雷鋒軼事

塵封記憶:雷鋒軼事
1960年沈陽軍區新兵入伍大會上,新兵代表雷鋒機智幽默的講話給文藝部科長陳廣生留下了深刻印象,從此雷鋒開始了他的軍旅生涯。沈陽軍區接到命令在撫順建造保密車間,雷鋒所在的新兵連派往撫順參加建設,他也被選中參加團宣傳隊的表演節目,雷鋒躍躍欲試,準備了好幾個說唱節目,為了演出他起早貪黑的背台詞,結果在排練的時候被導演們嘲笑他的湖南口音,在東北口音中顯得格格不入。在排練還剩半個月的時候他的節目被換了下來,雷鋒並沒有堅持或是氣壘,他也沒有閒下來,而是天天幫著廚房做飯,為了讓宣傳隊的同伴喝到熱水,他從廚房借來了一個鐵皮水壺,每天燒好水後給大家抬到排球場去。陳廣生回憶道,雷鋒自己搭了一個小爐灶為大家燒水,常常在燒水的同時捧著一本書,邊燒水邊讀書。1960年沈陽軍區新兵入伍大會上,新兵代表雷鋒機智幽默的講話給文藝部科長陳廣生留下了深刻印象,從此雷鋒開始了他的軍旅生涯。沈陽軍區接到命令在撫順建造保密車間,雷鋒所在的新兵連派往撫順參加建設,他也被選中參加團宣傳隊的表演節目,雷鋒躍躍欲試,準備了好幾個說唱節目,為了演出他起早貪黑的背台詞,結果在排練的時候被導演們嘲笑他的湖南口音,在東北口音中顯得格格不入。在排練還剩半個月的時候他的節目被換了下來,雷鋒並沒有堅持或是氣壘,他也沒有閒下來,而是天天幫著廚房做飯,為了讓宣傳隊的同伴喝到熱水,他從廚房借來了一個鐵皮水壺,每天燒好水後給大家抬到排球場去。陳廣生回憶道,雷鋒自己搭了一個小爐灶為大家燒水,常常在燒水的同時捧著一本書,邊燒水邊讀書。1960年沈陽軍區新兵入伍大會上,新兵代表雷鋒機智幽默的講話給文藝部科長陳廣生留下了深刻印象,從此雷鋒開始了他的軍旅生涯。沈陽軍區接到命令在撫順建造保密車間,雷鋒所在的新兵連派往撫順參加建設,他也被選中參加團宣傳隊的表演節目,雷鋒躍躍欲試,準備了好幾個說唱節目,為了演出他起早貪黑的背台詞,結果在排練的時候被導演們嘲笑他的湖南口音,在東北口音中顯得格格不入。在排練還剩半個月的時候他的節目被換了下來,雷鋒並沒有堅持或是氣壘,他也沒有閒下來,而是天天幫著廚房做飯,為了讓宣傳隊的同伴喝到熱水,他從廚房借來了一個鐵皮水壺,每天燒好水後給大家抬到排球場去。陳廣生回憶道,雷鋒自己搭了一個小爐灶為大家燒水,常常在燒水的同時捧著一本書,邊燒水邊讀書。1960年沈陽軍區新兵入伍大會上,新兵代表雷鋒機智幽默的講話給文藝部科長陳廣生留下了深刻印象,從此雷鋒開始了他的軍旅生涯。沈陽軍區接到命令在撫順建造保密車間,雷鋒所在的新兵連派往撫順參加建設,他也被選中參加團宣傳隊的表演節目,雷鋒躍躍欲試,準備了好幾個說唱節目,為了演出他起早貪黑的背台詞,結果在排練的時候被導演們嘲笑他的湖南口音,在東北口音中顯得格格不入。在排練還剩半個月的時候他的節目被換了下來,雷鋒並沒有堅持或是氣壘,他也沒有閒下來,而是天天幫著廚房做飯,為了讓宣傳隊的同伴喝到熱水,他從廚房借來了一個鐵皮水壺,每天燒好水後給大家抬到排球場去。陳廣生回憶道,雷鋒自己搭了一個小爐灶為大家燒水,常常在燒水的同時捧著一本書,邊燒水邊讀書。1960年沈陽軍區新兵入伍大會上,新兵代表雷鋒機智幽默的講話給文藝部科長陳廣生留下了深刻印象,從此雷鋒開始了他的軍旅生涯。沈陽軍區接到命令在撫順建造保密車間,雷鋒所在的新兵連派往撫順參加建設,他也被選中參加團宣傳隊的表演節目,雷鋒躍躍欲試,準備了好幾個說唱節目,為了演出他起早貪黑的背台詞,結果在排練的時候被導演們嘲笑他的湖南口音,在東北口音中顯得格格不入。在排練還剩半個月的時候他的節目被換了下來,雷鋒並沒有堅持或是氣壘,他也沒有閒下來,而是天天幫著廚房做飯,為了讓宣傳隊的同伴喝到熱水,他從廚房借來了一個鐵皮水壺,每天燒好水後給大家抬到排球場去。陳廣生回憶道,雷鋒自己搭了一個小爐灶為大家燒水,常常在燒水的同時捧著一本書,邊燒水邊讀書。
1960年沈陽軍區新兵入伍大會上,新兵代表雷鋒機智幽默的講話給文藝部科長陳廣生留下了深刻印象,從此雷鋒開始了他的軍旅生涯。沈陽軍區接到命令在撫順建造保密車間,雷鋒所在的新兵連派往撫順參加建設,他也被選中參加團宣傳隊的表演節目,雷鋒躍躍欲試,準備了好幾個說唱節目,為了演出他起早貪黑的背台詞,結果在排練的時候被導演們嘲笑他的湖南口音,在東北口音中顯得格格不入。在排練還剩半個月的時候他的節目被換了下來,雷鋒並沒有堅持或是氣壘,他也沒有閒下來,而是天天幫著廚房做飯,為了讓宣傳隊的同伴喝到熱水,他從廚房借來了一個鐵皮水壺,每天燒好水後給大家抬到排球場去。陳廣生回憶道,雷鋒自己搭了一個小爐灶為大家燒水,常常在燒水的同時捧著一本書,邊燒水邊讀書。1960年沈陽軍區新兵入伍大會上,新兵代表雷鋒機智幽默的講話給文藝部科長陳廣生留下了深刻印象,從此雷鋒開始了他的軍旅生涯。沈陽軍區接到命令在撫順建造保密車間,雷鋒所在的新兵連派往撫順參加建設,他也被選中參加團宣傳隊的表演節目,雷鋒躍躍欲試,準備了好幾個說唱節目,為了演出他起早貪黑的背台詞,結果在排練的時候被導演們嘲笑他的湖南口音,在東北口音中顯得格格不入。在排練還剩半個月的時候他的節目被換了下來,雷鋒並沒有堅持或是氣壘,他也沒有閒下來,而是天天幫著廚房做飯,為了讓宣傳隊的同伴喝到熱水,他從廚房借來了一個鐵皮水壺,每天燒好水後給大家抬到排球場去。陳廣生回憶道,雷鋒自己搭了一個小爐灶為大家燒水,常常在燒水的同時捧著一本書,邊燒水邊讀書。1960年沈陽軍區新兵入伍大會上,新兵代表雷鋒機智幽默的講話給文藝部科長陳廣生留下了深刻印象,從此雷鋒開始了他的軍旅生涯。沈陽軍區接到命令在撫順建造保密車間,雷鋒所在的新兵連派往撫順參加建設,他也被選中參加團宣傳隊的表演節目,雷鋒躍躍欲試,準備了好幾個說唱節目,為了演出他起早貪黑的背台詞,結果在排練的時候被導演們嘲笑他的湖南口音,在東北口音中顯得格格不入。在排練還剩半個月的時候他的節目被換了下來,雷鋒並沒有堅持或是氣壘,他也沒有閒下來,而是天天幫著廚房做飯,為了讓宣傳隊的同伴喝到熱水,他從廚房借來了一個鐵皮水壺,每天燒好水後給大家抬到排球場去。陳廣生回憶道,雷鋒自己搭了一個小爐灶為大家燒水,常常在燒水的同時捧著一本書,邊燒水邊讀書。1960年沈陽軍區新兵入伍大會上,新兵代表雷鋒機智幽默的講話給文藝部科長陳廣生留下了深刻印象,從此雷鋒開始了他的軍旅生涯。沈陽軍區接到命令在撫順建造保密車間,雷鋒所在的新兵連派往撫順參加建設,他也被選中參加團宣傳隊的表演節目,雷鋒躍躍欲試,準備了好幾個說唱節目,為了演出他起早貪黑的背台詞,結果在排練的時候被導演們嘲笑他的湖南口音,在東北口音中顯得格格不入。在排練還剩半個月的時候他的節目被換了下來,雷鋒並沒有堅持或是氣壘,他也沒有閒下來,而是天天幫著廚房做飯,為了讓宣傳隊的同伴喝到熱水,他從廚房借來了一個鐵皮水壺,每天燒好水後給大家抬到排球場去。陳廣生回憶道,雷鋒自己搭了一個小爐灶為大家燒水,常常在燒水的同時捧著一本書,邊燒水邊讀書。1960年沈陽軍區新兵入伍大會上,新兵代表雷鋒機智幽默的講話給文藝部科長陳廣生留下了深刻印象,從此雷鋒開始了他的軍旅生涯。沈陽軍區接到命令在撫順建造保密車間,雷鋒所在的新兵連派往撫順參加建設,他也被選中參加團宣傳隊的表演節目,雷鋒躍躍欲試,準備了好幾個說唱節目,為了演出他起早貪黑的背台詞,結果在排練的時候被導演們嘲笑他的湖南口音,在東北口音中顯得格格不入。在排練還剩半個月的時候他的節目被換了下來,雷鋒並沒有堅持或是氣壘,他也沒有閒下來,而是天天幫著廚房做飯,為了讓宣傳隊的同伴喝到熱水,他從廚房借來了一個鐵皮水壺,每天燒好水後給大家抬到排球場去。陳廣生回憶道,雷鋒自己搭了一個小爐灶為大家燒水,常常在燒水的同時捧著一本書,邊燒水邊讀書。

塵封記憶:我的蘇聯歲月

塵封記憶:我的蘇聯歲月
2005年5月9日,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和50多個國家的元首、政府首腦、國際組織代表齊聚莫斯科,出席在克里姆林宮舉行的盛大慶典,紀念俄羅斯衛國戰爭勝利60周年。在與會的近萬名二戰老兵、戰爭親歷者和各界代表組成的慶典觀禮團中,有一位來自中國的年近八旬的老人——黃健,他曾經是伊萬諾沃國際兒童院的第一批學生。
2005年5月9日,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和50多個國家的元首、政府首腦、國際組織代表齊聚莫斯科,出席在克里姆林宮舉行的盛大慶典,紀念俄羅斯衛國戰爭勝利60周年。在與會的近萬名二戰老兵、戰爭親歷者和各界代表組成的慶典觀禮團中,有一位來自中國的年近八旬的老人——黃健,他曾經是伊萬諾沃國際兒童院的第一批學生。

塵封記憶:無處安放的青春

塵封記憶:無處安放的青春
1980年,她因為一封“潘曉”來信被當作了一代青年的思想典型,一句“人生的路呵怎麼越走越窄”,引發了無數青年對人生的感慨。但是在乍暖還寒的八十年代初,“潘曉”也被當作精神污染的典型遭到清理。黃曉菊,她的人生路究竟是寬還是窄?
1980年,她因為一封“潘曉”來信被當作了一代青年的思想典型,一句“人生的路呵怎麼越走越窄”,引發了無數青年對人生的感慨。但是在乍暖還寒的八十年代初,“潘曉”也被當作精神污染的典型遭到清理。黃曉菊,她的人生路究竟是寬還是窄?

塵封記憶:回望1947年

塵封記憶:回望1947年
2007年9月18日,68歲的伍紹祖與當年陝甘寧邊區兒童保育院小學部的其他12名“紅小鬼”,千里迢迢的來到了他們重走行軍路的第一站,靖邊縣青陽岔鎮。乾淨的街道與稀疏的人群,讓這座小鎮顯得有些空曠。但這並不影響伍紹祖內心的激動,因為他將內心那份情感的溫度,足足的保持了60年。
2007年9月18日,68歲的伍紹祖與當年陝甘寧邊區兒童保育院小學部的其他12名“紅小鬼”,千里迢迢的來到了他們重走行軍路的第一站,靖邊縣青陽岔鎮。乾淨的街道與稀疏的人群,讓這座小鎮顯得有些空曠。但這並不影響伍紹祖內心的激動,因為他將內心那份情感的溫度,足足的保持了60年。

塵封記憶:和平進軍西藏

塵封記憶:和平進軍西藏
1949年的冬天,西藏噶廈政府派出親善使團,分別赴美、英等國進行公開活動,宣揚西藏獨立。同年11月23日,毛澤東就西藏問題給遠在西北的彭德懷發出指示電:“責成西北局擔負主要的責任,西南局則擔任第二位的責任。出兵當然不只有西北一路,還要有西南一路。故西南局在川康平定後,即應著手經營西藏。”一個月後,29歲的18軍52師副政委陰法唐隨大部隊,將盤踞在成都市的胡宗南部全部殲滅。
1949年的冬天,西藏噶廈政府派出親善使團,分別赴美、英等國進行公開活動,宣揚西藏獨立。同年11月23日,毛澤東就西藏問題給遠在西北的彭德懷發出指示電:“責成西北局擔負主要的責任,西南局則擔任第二位的責任。出兵當然不只有西北一路,還要有西南一路。故西南局在川康平定後,即應著手經營西藏。”一個月後,29歲的18軍52師副政委陰法唐隨大部隊,將盤踞在成都市的胡宗南部全部殲滅。

塵封記憶:周恩來的最後飛行

塵封記憶:周恩來的最後飛行
1976年1月15日深夜,李連生突然接到一個緊急召集令,趕到機場指揮所後,他才得知,自己將為周恩來總理做最後的送別。
1976年1月15日深夜,李連生突然接到一個緊急召集令,趕到機場指揮所後,他才得知,自己將為周恩來總理做最後的送別。

塵封記憶:我的一九七六

塵封記憶:我的一九七六
1976年4月2日傍晚,二十出頭的小學教師魯利玲擠進了人頭攢動的天安門廣場。應群眾之邀,她朗讀了一篇落款為“首都人民悼念總理委員會”的小字報。二十多天後,一輛警車將她送到了北京城南的一所監獄;此後的八個月,魯利玲有了一個她怎麼也不能接受的罪名——“反革命”。
1976年4月2日傍晚,二十出頭的小學教師魯利玲擠進了人頭攢動的天安門廣場。應群眾之邀,她朗讀了一篇落款為“首都人民悼念總理委員會”的小字報。二十多天後,一輛警車將她送到了北京城南的一所監獄;此後的八個月,魯利玲有了一個她怎麼也不能接受的罪名——“反革命”。

塵封記憶:紅星的記憶

塵封記憶:紅星的記憶
1976年一個深夜北京軍區空軍運輸團的機械師李連生接到了一個特別的任務──為周恩來總理做最後一次的飛行。林連生和軍隊的同事們被要求重新、細緻、全面地檢查飛機,並力求做到萬無一失,他已經意識到了這次任務的不同尋常,於是保持著神經的高度緊張,他一個細節一個細節逐個檢查著飛機,而當知道任務的具體內容時,李連生又對自己產生了懷疑……
1976年一個深夜北京軍區空軍運輸團的機械師李連生接到了一個特別的任務──為周恩來總理做最後一次的飛行。林連生和軍隊的同事們被要求重新、細緻、全面地檢查飛機,並力求做到萬無一失,他已經意識到了這次任務的不同尋常,於是保持著神經的高度緊張,他一個細節一個細節逐個檢查著飛機,而當知道任務的具體內容時,李連生又對自己產生了懷疑……

塵封記憶:“王傑第二”的人生

塵封記憶:“王傑第二”的人生
1965年六月中旬的一天,王傑應公社黨委的要求,隨部隊來到邳縣張樓,擔任當地民兵地雷班的教員,那是李彥清第一次見到王傑。此後,張樓民兵地雷班組建成立,由王傑任教員,李彥清擔任班長,那段在農場上民兵地雷班訓練的日子,讓李彥清對王傑產生了很好的印象。也就是從那時起,王傑對毛澤東著作學習的熱情,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他身邊的每一名民兵戰士,其中也包括李彥清。
1965年六月中旬的一天,王傑應公社黨委的要求,隨部隊來到邳縣張樓,擔任當地民兵地雷班的教員,那是李彥清第一次見到王傑。此後,張樓民兵地雷班組建成立,由王傑任教員,李彥清擔任班長,那段在農場上民兵地雷班訓練的日子,讓李彥清對王傑產生了很好的印象。也就是從那時起,王傑對毛澤東著作學習的熱情,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他身邊的每一名民兵戰士,其中也包括李彥清。

塵封記憶:銅號聲聲

塵封記憶:銅號聲聲
1949年10月1日。天安門廣場。開國大典。在毛主席莊嚴的宣告之後,解放軍軍樂團,精神飽滿地演奏了《義勇軍進行曲》。負責軍樂團指揮的就是共和國軍樂團第一任團長——羅浪。那一年他29歲。
1949年10月1日。天安門廣場。開國大典。在毛主席莊嚴的宣告之後,解放軍軍樂團,精神飽滿地演奏了《義勇軍進行曲》。負責軍樂團指揮的就是共和國軍樂團第一任團長——羅浪。那一年他29歲。

塵封記憶:非常電影故事(上)

塵封記憶:非常電影故事(上)
《偵察兵》是拍攝於1974年的文革中唯一一部驚險類型的電影,當時一度引起極大轟動,該片導演李文化回憶道人民解放軍曾將這部電影作為革命教材在部隊放映,到近年也經常在電視上播放。緊接著李文化接拍的歌頌五十年代毛主席革命教育路線的電影《決裂》,也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在1975年開拍前,李文化等人接到國務院文化組的要求對劇本進行了添加和修改,以反映當時的時代,此外,他們還前往江西共大實地考察,1975年6月電影正式開機。《偵察兵》是拍攝於1974年的文革中唯一一部驚險類型的電影,當時一度引起極大轟動,該片導演李文化回憶道人民解放軍曾將這部電影作為革命教材在部隊放映,到近年也經常在電視上播放。緊接著李文化接拍的歌頌五十年代毛主席革命教育路線的電影《決裂》,也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在1975年開拍前,李文化等人接到國務院文化組的要求對劇本進行了添加和修改,以反映當時的時代,此外,他們還前往江西共大實地考察,1975年6月電影正式開機。《偵察兵》是拍攝於1974年的文革中唯一一部驚險類型的電影,當時一度引起極大轟動,該片導演李文化回憶道人民解放軍曾將這部電影作為革命教材在部隊放映,到近年也經常在電視上播放。緊接著李文化接拍的歌頌五十年代毛主席革命教育路線的電影《決裂》,也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在1975年開拍前,李文化等人接到國務院文化組的要求對劇本進行了添加和修改,以反映當時的時代,此外,他們還前往江西共大實地考察,1975年6月電影正式開機。《偵察兵》是拍攝於1974年的文革中唯一一部驚險類型的電影,當時一度引起極大轟動,該片導演李文化回憶道人民解放軍曾將這部電影作為革命教材在部隊放映,到近年也經常在電視上播放。緊接著李文化接拍的歌頌五十年代毛主席革命教育路線的電影《決裂》,也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在1975年開拍前,李文化等人接到國務院文化組的要求對劇本進行了添加和修改,以反映當時的時代,此外,他們還前往江西共大實地考察,1975年6月電影正式開機。《偵察兵》是拍攝於1974年的文革中唯一一部驚險類型的電影,當時一度引起極大轟動,該片導演李文化回憶道人民解放軍曾將這部電影作為革命教材在部隊放映,到近年也經常在電視上播放。緊接著李文化接拍的歌頌五十年代毛主席革命教育路線的電影《決裂》,也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在1975年開拍前,李文化等人接到國務院文化組的要求對劇本進行了添加和修改,以反映當時的時代,此外,他們還前往江西共大實地考察,1975年6月電影正式開機。
《偵察兵》是拍攝於1974年的文革中唯一一部驚險類型的電影,當時一度引起極大轟動,該片導演李文化回憶道人民解放軍曾將這部電影作為革命教材在部隊放映,到近年也經常在電視上播放。緊接著李文化接拍的歌頌五十年代毛主席革命教育路線的電影《決裂》,也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在1975年開拍前,李文化等人接到國務院文化組的要求對劇本進行了添加和修改,以反映當時的時代,此外,他們還前往江西共大實地考察,1975年6月電影正式開機。《偵察兵》是拍攝於1974年的文革中唯一一部驚險類型的電影,當時一度引起極大轟動,該片導演李文化回憶道人民解放軍曾將這部電影作為革命教材在部隊放映,到近年也經常在電視上播放。緊接著李文化接拍的歌頌五十年代毛主席革命教育路線的電影《決裂》,也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在1975年開拍前,李文化等人接到國務院文化組的要求對劇本進行了添加和修改,以反映當時的時代,此外,他們還前往江西共大實地考察,1975年6月電影正式開機。《偵察兵》是拍攝於1974年的文革中唯一一部驚險類型的電影,當時一度引起極大轟動,該片導演李文化回憶道人民解放軍曾將這部電影作為革命教材在部隊放映,到近年也經常在電視上播放。緊接著李文化接拍的歌頌五十年代毛主席革命教育路線的電影《決裂》,也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在1975年開拍前,李文化等人接到國務院文化組的要求對劇本進行了添加和修改,以反映當時的時代,此外,他們還前往江西共大實地考察,1975年6月電影正式開機。《偵察兵》是拍攝於1974年的文革中唯一一部驚險類型的電影,當時一度引起極大轟動,該片導演李文化回憶道人民解放軍曾將這部電影作為革命教材在部隊放映,到近年也經常在電視上播放。緊接著李文化接拍的歌頌五十年代毛主席革命教育路線的電影《決裂》,也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在1975年開拍前,李文化等人接到國務院文化組的要求對劇本進行了添加和修改,以反映當時的時代,此外,他們還前往江西共大實地考察,1975年6月電影正式開機。《偵察兵》是拍攝於1974年的文革中唯一一部驚險類型的電影,當時一度引起極大轟動,該片導演李文化回憶道人民解放軍曾將這部電影作為革命教材在部隊放映,到近年也經常在電視上播放。緊接著李文化接拍的歌頌五十年代毛主席革命教育路線的電影《決裂》,也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在1975年開拍前,李文化等人接到國務院文化組的要求對劇本進行了添加和修改,以反映當時的時代,此外,他們還前往江西共大實地考察,1975年6月電影正式開機。

塵封記憶:非常電影故事(下)

塵封記憶:非常電影故事(下)
《早春二月》是1963年由謝鐵驪導演、李文化攝影的電影,影片李文化充分地展示了他的攝影才華,獨特的構圖與和諧的光影效果直到今天仍然不失水準。然而當時這部電影遭到了批判,導演和攝影李文化也因此受到了批評。64年初李文化被廠裡通知中央讓他拍一部樣板戲電影……
《早春二月》是1963年由謝鐵驪導演、李文化攝影的電影,影片李文化充分地展示了他的攝影才華,獨特的構圖與和諧的光影效果直到今天仍然不失水準。然而當時這部電影遭到了批判,導演和攝影李文化也因此受到了批評。64年初李文化被廠裡通知中央讓他拍一部樣板戲電影……

塵封記憶:皇室家族軼事

塵封記憶:皇室家族軼事
1958年,啟驤的祖父毓逖去世,同年啟功被補劃為右派,隨後中國史無前例的政治運動――文化大革命席捲中國,兄弟二人都陷入這場政治鬥爭,直到1970年代末期文革結束,兩人再次相遇已是二十一年後。
1958年,啟驤的祖父毓逖去世,同年啟功被補劃為右派,隨後中國史無前例的政治運動――文化大革命席捲中國,兄弟二人都陷入這場政治鬥爭,直到1970年代末期文革結束,兩人再次相遇已是二十一年後。

塵封記憶:風雨紅學人

塵封記憶:風雨紅學人
1995年5月10日,四川紅樓夢酒廠在北京召開“夢酒”鑒定會,85歲的文懷沙在會上當眾忿忿道:“就因為我偶然涉足紅學,結果害了兩個人。”文懷沙所謂“害”過的兩個人,一個是已於1990年仙逝的俞平伯;另一個是已屆耄耋遐齡的周汝昌。紅樓一夢,幾許偶然,兩部紅學著作將三個人的命運牽連在一起……
1995年5月10日,四川紅樓夢酒廠在北京召開“夢酒”鑒定會,85歲的文懷沙在會上當眾忿忿道:“就因為我偶然涉足紅學,結果害了兩個人。”文懷沙所謂“害”過的兩個人,一個是已於1990年仙逝的俞平伯;另一個是已屆耄耋遐齡的周汝昌。紅樓一夢,幾許偶然,兩部紅學著作將三個人的命運牽連在一起……

塵封記憶:汽笛為誰鳴

塵封記憶:汽笛為誰鳴
1959年1月,剛到部隊的歐陽海通過書本認識了雷鋒、王傑等革命英雄,並將他們樹立為自己心中的榜樣,渴望著有一天自己也能成為他們一樣的人。他將滿腔熱情全部投身於工作,半年的時間裡,他就擔任了班長,一年後加入中國共產黨。四年後,在一道鐵軌上,為了一列火車的安全,為了拯救一匹軍馬,歐陽海犧牲了。歐陽海犧牲之後,他的父親又將他的一個哥哥和一個弟弟送進了部隊,分別成為了歐陽海班的第二任和第五任班長。
1959年1月,剛到部隊的歐陽海通過書本認識了雷鋒、王傑等革命英雄,並將他們樹立為自己心中的榜樣,渴望著有一天自己也能成為他們一樣的人。他將滿腔熱情全部投身於工作,半年的時間裡,他就擔任了班長,一年後加入中國共產黨。四年後,在一道鐵軌上,為了一列火車的安全,為了拯救一匹軍馬,歐陽海犧牲了。歐陽海犧牲之後,他的父親又將他的一個哥哥和一個弟弟送進了部隊,分別成為了歐陽海班的第二任和第五任班長。

塵封記憶:我的長征故事

塵封記憶:我的長征故事
少舉紅纓投紅軍,老學丹青寫丹心。如今,走過了近百年的人生路,在王定國的筆觸間流淌出來的仍然是昔日的長征。長征,在王定國的心中,無疑早已是她的全部,因為她來自于長征。
少舉紅纓投紅軍,老學丹青寫丹心。如今,走過了近百年的人生路,在王定國的筆觸間流淌出來的仍然是昔日的長征。長征,在王定國的心中,無疑早已是她的全部,因為她來自于長征。

塵封記憶:遲來的黨證

塵封記憶:遲來的黨證
楊敏如說,她的哥哥楊憲益讓世界上更多的人認識了《紅樓夢》,是翻譯界的泰斗;她的老伴羅霈霖設計了我國第一個大型綜合電子元件製造企業,是科學界的名家。但她現在最高興的事情並不是這些,而是她的入黨申請終於在她91歲的時候得到了批准,而這,是她追尋了半個多世紀的夢想。
楊敏如說,她的哥哥楊憲益讓世界上更多的人認識了《紅樓夢》,是翻譯界的泰斗;她的老伴羅霈霖設計了我國第一個大型綜合電子元件製造企業,是科學界的名家。但她現在最高興的事情並不是這些,而是她的入黨申請終於在她91歲的時候得到了批准,而這,是她追尋了半個多世紀的夢想。

塵封記憶:伊萬諾沃孩子

塵封記憶:伊萬諾沃孩子
1937年,一對中國夫婦在莫斯科生下一個女孩,隨後這對夫婦返回了中國,身影淹沒在了戰爭的硝煙中,而他們留在莫斯科的那個孩子,就是于彬。從那以後,於彬只知道,自己的父母是中國解放戰爭事業的革命者。二站硝煙裡的蘇聯,一所紅色的搖籃成為了於彬生命中最深得記憶,而這個搖籃也伴隨她走過了六十年的風雨人生。
1937年,一對中國夫婦在莫斯科生下一個女孩,隨後這對夫婦返回了中國,身影淹沒在了戰爭的硝煙中,而他們留在莫斯科的那個孩子,就是于彬。從那以後,於彬只知道,自己的父母是中國解放戰爭事業的革命者。二站硝煙裡的蘇聯,一所紅色的搖籃成為了於彬生命中最深得記憶,而這個搖籃也伴隨她走過了六十年的風雨人生。

塵封記憶:彭真的非常歲月(上)

塵封記憶:彭真的非常歲月(上)
1947年7月1日夜,一個中年知識分子被幾個武裝分子押送到一座破廟後的僻靜處被暗殺,被殺者王實味曾是1940年代延安整風運動中“風頭浪尖”的人物。宋金壽是北京科技大學從事中共黨史、中國革命史教學的一名教授,他曾協助李維漢整理延安時期回憶錄,他提到中共七大上,毛澤東曾批評王實味在延安掛帥時打了敗仗,所以需要好好整風。1947年7月1日夜,一個中年知識分子被幾個武裝分子押送到一座破廟後的僻靜處被暗殺,被殺者王實味曾是1940年代延安整風運動中“風頭浪尖”的人物。宋金壽是北京科技大學從事中共黨史、中國革命史教學的一名教授,他曾協助李維漢整理延安時期回憶錄,他提到中共七大上,毛澤東曾批評王實味在延安掛帥時打了敗仗,所以需要好好整風。1947年7月1日夜,一個中年知識分子被幾個武裝分子押送到一座破廟後的僻靜處被暗殺,被殺者王實味曾是1940年代延安整風運動中“風頭浪尖”的人物。宋金壽是北京科技大學從事中共黨史、中國革命史教學的一名教授,他曾協助李維漢整理延安時期回憶錄,他提到中共七大上,毛澤東曾批評王實味在延安掛帥時打了敗仗,所以需要好好整風。1947年7月1日夜,一個中年知識分子被幾個武裝分子押送到一座破廟後的僻靜處被暗殺,被殺者王實味曾是1940年代延安整風運動中“風頭浪尖”的人物。宋金壽是北京科技大學從事中共黨史、中國革命史教學的一名教授,他曾協助李維漢整理延安時期回憶錄,他提到中共七大上,毛澤東曾批評王實味在延安掛帥時打了敗仗,所以需要好好整風。
1947年7月1日夜,一個中年知識分子被幾個武裝分子押送到一座破廟後的僻靜處被暗殺,被殺者王實味曾是1940年代延安整風運動中“風頭浪尖”的人物。宋金壽是北京科技大學從事中共黨史、中國革命史教學的一名教授,他曾協助李維漢整理延安時期回憶錄,他提到中共七大上,毛澤東曾批評王實味在延安掛帥時打了敗仗,所以需要好好整風。1947年7月1日夜,一個中年知識分子被幾個武裝分子押送到一座破廟後的僻靜處被暗殺,被殺者王實味曾是1940年代延安整風運動中“風頭浪尖”的人物。宋金壽是北京科技大學從事中共黨史、中國革命史教學的一名教授,他曾協助李維漢整理延安時期回憶錄,他提到中共七大上,毛澤東曾批評王實味在延安掛帥時打了敗仗,所以需要好好整風。1947年7月1日夜,一個中年知識分子被幾個武裝分子押送到一座破廟後的僻靜處被暗殺,被殺者王實味曾是1940年代延安整風運動中“風頭浪尖”的人物。宋金壽是北京科技大學從事中共黨史、中國革命史教學的一名教授,他曾協助李維漢整理延安時期回憶錄,他提到中共七大上,毛澤東曾批評王實味在延安掛帥時打了敗仗,所以需要好好整風。1947年7月1日夜,一個中年知識分子被幾個武裝分子押送到一座破廟後的僻靜處被暗殺,被殺者王實味曾是1940年代延安整風運動中“風頭浪尖”的人物。宋金壽是北京科技大學從事中共黨史、中國革命史教學的一名教授,他曾協助李維漢整理延安時期回憶錄,他提到中共七大上,毛澤東曾批評王實味在延安掛帥時打了敗仗,所以需要好好整風。

塵封記憶:彭真的非常歲月(下)

塵封記憶:彭真的非常歲月(下)
1963年,也張道一擔任彭真秘書的第五年,這一年北京到處洋溢著歡樂的氣氛,國民經濟恢復,人們見隊就排,見貨就買的現象轉而不見。毛澤東觀看了豫劇《朝陽東》,對它的樸實無華大加讚賞,也再次批評帝王將相,才子佳人佔據了革命舞臺。批示直接交給了彭真,表揚了上海,批評了北京。
1963年,也張道一擔任彭真秘書的第五年,這一年北京到處洋溢著歡樂的氣氛,國民經濟恢復,人們見隊就排,見貨就買的現象轉而不見。毛澤東觀看了豫劇《朝陽東》,對它的樸實無華大加讚賞,也再次批評帝王將相,才子佳人佔據了革命舞臺。批示直接交給了彭真,表揚了上海,批評了北京。

塵封記憶:我的體委生涯

塵封記憶:我的體委生涯
他出生在浙江的民族資本家家庭,卻沒有繼承家業或移居海外。他大學學了法語,卻幾乎成了一個職業排球運動員。因為體育和法語,陰差陽錯讓他跟國際奧會結了近半個世紀的緣分,見證了新中國和國際奧會關係的變化、參加奧運會和申辦奧運會的整個歷程。
他出生在浙江的民族資本家家庭,卻沒有繼承家業或移居海外。他大學學了法語,卻幾乎成了一個職業排球運動員。因為體育和法語,陰差陽錯讓他跟國際奧會結了近半個世紀的緣分,見證了新中國和國際奧會關係的變化、參加奧運會和申辦奧運會的整個歷程。

塵封記憶:我的申奧生涯

塵封記憶:我的申奧生涯
他出生在浙江的民族資本家家庭,卻沒有繼承家業或移居海外。他大學學了法語,卻幾乎成了一個職業排球運動員。因為體育和法語,陰差陽錯讓他跟國際奧會結了近半個世紀的緣分,見證了新中國和國際奧會關係的變化、參加奧運會和申辦奧運會的整個歷程。
他出生在浙江的民族資本家家庭,卻沒有繼承家業或移居海外。他大學學了法語,卻幾乎成了一個職業排球運動員。因為體育和法語,陰差陽錯讓他跟國際奧會結了近半個世紀的緣分,見證了新中國和國際奧會關係的變化、參加奧運會和申辦奧運會的整個歷程。

塵封記憶:錢偉長的右派人生

塵封記憶:錢偉長的右派人生
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初,對於還是北京匯文中學一名普通中學生的黃延複來說,錢偉長這個名字已是如雷貫耳,那個時候黃延覆沒有想到的是,從知道錢偉長這個名字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經成為了這個名字大半生坎坷命運的見證者。
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初,對於還是北京匯文中學一名普通中學生的黃延複來說,錢偉長這個名字已是如雷貫耳,那個時候黃延覆沒有想到的是,從知道錢偉長這個名字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經成為了這個名字大半生坎坷命運的見證者。

塵封記憶:中醫五十年風雨

塵封記憶:中醫五十年風雨
二十世紀初,西醫傳入中國,漸漸將中以排擠至邊緣,生於嶺南中醫世家的鄧鐵濤少年時便立志要復興中醫,為此,他奔走五十餘年,幾度上書中央力保中醫。2003年,中醫在非典治療中大顯奇功,鄧鐵濤終於用雙手開拓出中醫再生之路。
二十世紀初,西醫傳入中國,漸漸將中以排擠至邊緣,生於嶺南中醫世家的鄧鐵濤少年時便立志要復興中醫,為此,他奔走五十餘年,幾度上書中央力保中醫。2003年,中醫在非典治療中大顯奇功,鄧鐵濤終於用雙手開拓出中醫再生之路。

塵封記憶:曾經的四八二一

塵封記憶:曾經的四八二一
1933年9月,100多萬國民黨軍隊、200多架飛機正逐漸逼近江西的中共蘇區,在歷經了四次圍剿之後,中央蘇區即將面對三年來最為猛烈的一次進攻。這一年,在陝西安定家中,年幼的謝紹明已經許久沒有見到四處征戰的父親了,但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謝子長突然回到了家中。
1933年9月,100多萬國民黨軍隊、200多架飛機正逐漸逼近江西的中共蘇區,在歷經了四次圍剿之後,中央蘇區即將面對三年來最為猛烈的一次進攻。這一年,在陝西安定家中,年幼的謝紹明已經許久沒有見到四處征戰的父親了,但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謝子長突然回到了家中。

塵封記憶:國統區的周恩來

塵封記憶:國統區的周恩來
1941年,重慶。這一天,山城罕見地度過了沒有炮火的一天,在日軍轟炸中早已被折磨的疲憊不堪的人們,終於得以平靜的入睡。此時在曾家岩50號,十九歲的張穎卻一夜未眠,因為她必須警惕這平靜中可能出現的另一種危機。臨近半夜,周恩來突然走到了她跟前。
1941年,重慶。這一天,山城罕見地度過了沒有炮火的一天,在日軍轟炸中早已被折磨的疲憊不堪的人們,終於得以平靜的入睡。此時在曾家岩50號,十九歲的張穎卻一夜未眠,因為她必須警惕這平靜中可能出現的另一種危機。臨近半夜,周恩來突然走到了她跟前。

塵封記憶:中日建交始末

塵封記憶:中日建交始末
1972年9月25日,日本首相田中角榮冒著生命危險出訪中國。當他來到人民大會堂的時候,他看見餐桌上擺滿了自己最愛吃的佳餚。宴會廳裡播放的是自己家鄉的民謠。然而宴會上,田中角榮的一句“給中國人民添了麻煩”則引起了在場國人的不滿。在經歷了重重波折之後,中日兩國長達二十七年的堅冰開始消融。
1972年9月25日,日本首相田中角榮冒著生命危險出訪中國。當他來到人民大會堂的時候,他看見餐桌上擺滿了自己最愛吃的佳餚。宴會廳裡播放的是自己家鄉的民謠。然而宴會上,田中角榮的一句“給中國人民添了麻煩”則引起了在場國人的不滿。在經歷了重重波折之後,中日兩國長達二十七年的堅冰開始消融。

塵封記憶:烈日下的野百合

塵封記憶:烈日下的野百合
1947年7月1日夜,一個中年知識分子被幾個武裝分子押送到一座破廟後的僻靜處被暗殺,被殺者王實味曾是1940年代延安整風運動中“風頭浪尖”的人物。宋金壽是北京科技大學從事中共黨史、中國革命史教學的一名教授,他曾協助李維漢整理延安時期回憶錄,他提到中共七大上,毛澤東曾批評王實味在延安掛帥時打了敗仗,所以需要好好整風。1947年7月1日夜,一個中年知識分子被幾個武裝分子押送到一座破廟後的僻靜處被暗殺,被殺者王實味曾是1940年代延安整風運動中“風頭浪尖”的人物。宋金壽是北京科技大學從事中共黨史、中國革命史教學的一名教授,他曾協助李維漢整理延安時期回憶錄,他提到中共七大上,毛澤東曾批評王實味在延安掛帥時打了敗仗,所以需要好好整風。1947年7月1日夜,一個中年知識分子被幾個武裝分子押送到一座破廟後的僻靜處被暗殺,被殺者王實味曾是1940年代延安整風運動中“風頭浪尖”的人物。宋金壽是北京科技大學從事中共黨史、中國革命史教學的一名教授,他曾協助李維漢整理延安時期回憶錄,他提到中共七大上,毛澤東曾批評王實味在延安掛帥時打了敗仗,所以需要好好整風。1947年7月1日夜,一個中年知識分子被幾個武裝分子押送到一座破廟後的僻靜處被暗殺,被殺者王實味曾是1940年代延安整風運動中“風頭浪尖”的人物。宋金壽是北京科技大學從事中共黨史、中國革命史教學的一名教授,他曾協助李維漢整理延安時期回憶錄,他提到中共七大上,毛澤東曾批評王實味在延安掛帥時打了敗仗,所以需要好好整風。
1947年7月1日夜,一個中年知識分子被幾個武裝分子押送到一座破廟後的僻靜處被暗殺,被殺者王實味曾是1940年代延安整風運動中“風頭浪尖”的人物。宋金壽是北京科技大學從事中共黨史、中國革命史教學的一名教授,他曾協助李維漢整理延安時期回憶錄,他提到中共七大上,毛澤東曾批評王實味在延安掛帥時打了敗仗,所以需要好好整風。1947年7月1日夜,一個中年知識分子被幾個武裝分子押送到一座破廟後的僻靜處被暗殺,被殺者王實味曾是1940年代延安整風運動中“風頭浪尖”的人物。宋金壽是北京科技大學從事中共黨史、中國革命史教學的一名教授,他曾協助李維漢整理延安時期回憶錄,他提到中共七大上,毛澤東曾批評王實味在延安掛帥時打了敗仗,所以需要好好整風。1947年7月1日夜,一個中年知識分子被幾個武裝分子押送到一座破廟後的僻靜處被暗殺,被殺者王實味曾是1940年代延安整風運動中“風頭浪尖”的人物。宋金壽是北京科技大學從事中共黨史、中國革命史教學的一名教授,他曾協助李維漢整理延安時期回憶錄,他提到中共七大上,毛澤東曾批評王實味在延安掛帥時打了敗仗,所以需要好好整風。1947年7月1日夜,一個中年知識分子被幾個武裝分子押送到一座破廟後的僻靜處被暗殺,被殺者王實味曾是1940年代延安整風運動中“風頭浪尖”的人物。宋金壽是北京科技大學從事中共黨史、中國革命史教學的一名教授,他曾協助李維漢整理延安時期回憶錄,他提到中共七大上,毛澤東曾批評王實味在延安掛帥時打了敗仗,所以需要好好整風。

塵封記憶:血色木棉花

塵封記憶:血色木棉花
1983年,12月5日,原昆明軍區某集團軍某步兵師被授予作戰任務,主要任務是收復被越軍侵佔的老山地區,以此形成有利於中國軍方的態勢。老山主攻團被定為四十師的主攻團,主要任務是攻擊並佔領老山主峰,步兵第三營為老山主攻團的又一攻擊營。所轄的八連負責攻擊五十四號高地,九連負責攻擊五十號高地,史光柱當時是九連二排的班長。作為一名軍人,史光柱和其他的戰友一樣,也是第一次進入到真實的戰場。
1983年,12月5日,原昆明軍區某集團軍某步兵師被授予作戰任務,主要任務是收復被越軍侵佔的老山地區,以此形成有利於中國軍方的態勢。老山主攻團被定為四十師的主攻團,主要任務是攻擊並佔領老山主峰,步兵第三營為老山主攻團的又一攻擊營。所轄的八連負責攻擊五十四號高地,九連負責攻擊五十號高地,史光柱當時是九連二排的班長。作為一名軍人,史光柱和其他的戰友一樣,也是第一次進入到真實的戰場。

塵封記憶:曠世的“告密”

塵封記憶:曠世的“告密”
1955年5月13日,這一天的《人民日報》上刊登了一篇名為《關於胡風反黨集團的一些材料》的文章。因為這是一篇由私人信件整理而成的材料。隨後,一場全國性的、升了級的批判、聲討和逮捕展開,前後被牽涉案中的人員達兩千餘人。而文章材料的提供者舒蕪,因構陷冤案被人們稱作是告密標兵,背負罪名長達半個多世紀。
1955年5月13日,這一天的《人民日報》上刊登了一篇名為《關於胡風反黨集團的一些材料》的文章。因為這是一篇由私人信件整理而成的材料。隨後,一場全國性的、升了級的批判、聲討和逮捕展開,前後被牽涉案中的人員達兩千餘人。而文章材料的提供者舒蕪,因構陷冤案被人們稱作是告密標兵,背負罪名長達半個多世紀。

塵封記憶:北航紅衛兵

塵封記憶:北航紅衛兵
1966年5月29日,清華大學附中學生貼出的大字報上開始出現“紅衛兵”的筆名,意思爲“毛澤東的紅色衛兵”。8月18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毛澤東第一次接見了來自全國各地的紅衛兵和群衆,並接受了紅衛兵敬獻的袖章。此後,毛澤東又先後八次接見了一千多萬名紅衛兵。紅衛兵運動席捲全國,各地學校紛紛成立紅衛兵組織參加革命運動。此時,戴維堤所在的北京航空學院也成立了名爲“北航紅旗戰鬥隊”的紅衛兵組織。1966年5月29日,清華大學附中學生貼出的大字報上開始出現“紅衛兵”的筆名,意思爲“毛澤東的紅色衛兵”。8月18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毛澤東第一次接見了來自全國各地的紅衛兵和群衆,並接受了紅衛兵敬獻的袖章。此後,毛澤東又先後八次接見了一千多萬名紅衛兵。紅衛兵運動席捲全國,各地學校紛紛成立紅衛兵組織參加革命運動。此時,戴維堤所在的北京航空學院也成立了名爲“北航紅旗戰鬥隊”的紅衛兵組織。1966年5月29日,清華大學附中學生貼出的大字報上開始出現“紅衛兵”的筆名,意思爲“毛澤東的紅色衛兵”。8月18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毛澤東第一次接見了來自全國各地的紅衛兵和群衆,並接受了紅衛兵敬獻的袖章。此後,毛澤東又先後八次接見了一千多萬名紅衛兵。紅衛兵運動席捲全國,各地學校紛紛成立紅衛兵組織參加革命運動。此時,戴維堤所在的北京航空學院也成立了名爲“北航紅旗戰鬥隊”的紅衛兵組織。
1966年5月29日,清華大學附中學生貼出的大字報上開始出現“紅衛兵”的筆名,意思爲“毛澤東的紅色衛兵”。8月18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毛澤東第一次接見了來自全國各地的紅衛兵和群衆,並接受了紅衛兵敬獻的袖章。此後,毛澤東又先後八次接見了一千多萬名紅衛兵。紅衛兵運動席捲全國,各地學校紛紛成立紅衛兵組織參加革命運動。此時,戴維堤所在的北京航空學院也成立了名爲“北航紅旗戰鬥隊”的紅衛兵組織。1966年5月29日,清華大學附中學生貼出的大字報上開始出現“紅衛兵”的筆名,意思爲“毛澤東的紅色衛兵”。8月18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毛澤東第一次接見了來自全國各地的紅衛兵和群衆,並接受了紅衛兵敬獻的袖章。此後,毛澤東又先後八次接見了一千多萬名紅衛兵。紅衛兵運動席捲全國,各地學校紛紛成立紅衛兵組織參加革命運動。此時,戴維堤所在的北京航空學院也成立了名爲“北航紅旗戰鬥隊”的紅衛兵組織。1966年5月29日,清華大學附中學生貼出的大字報上開始出現“紅衛兵”的筆名,意思爲“毛澤東的紅色衛兵”。8月18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毛澤東第一次接見了來自全國各地的紅衛兵和群衆,並接受了紅衛兵敬獻的袖章。此後,毛澤東又先後八次接見了一千多萬名紅衛兵。紅衛兵運動席捲全國,各地學校紛紛成立紅衛兵組織參加革命運動。此時,戴維堤所在的北京航空學院也成立了名爲“北航紅旗戰鬥隊”的紅衛兵組織。

塵封記憶:紅潮外交

塵封記憶:紅潮外交
自1966年文革開始後,《毛澤東語錄》成為了當時最流行和暢銷的書。不光在中國人手一冊,中國國際書店也開始向全世界的國家和地區發行不同種文字的《毛主席語錄》。1967年8月,外交部阿爾巴尼亞語翻譯范承祚受毛澤東之命,參加阿爾巴尼亞語版本《毛選》的翻譯編輯工作。借此機會,范承祚向毛澤東反映了外交部批鬥陳毅的情況……
自1966年文革開始後,《毛澤東語錄》成為了當時最流行和暢銷的書。不光在中國人手一冊,中國國際書店也開始向全世界的國家和地區發行不同種文字的《毛主席語錄》。1967年8月,外交部阿爾巴尼亞語翻譯范承祚受毛澤東之命,參加阿爾巴尼亞語版本《毛選》的翻譯編輯工作。借此機會,范承祚向毛澤東反映了外交部批鬥陳毅的情況……

塵封記憶:鄧小平的“秀才班子”

塵封記憶:鄧小平的“秀才班子”
1975年,國務院政治研究室成立。四年間,在此工作的馮蘭瑞見證了一段波瀾起伏的思想解放史。1979年下半年,國務院政治研究室併入了中共中央辦公廳研究室;至此,作為鄧小平的“秀才班子”和四人幫恨之入骨的“鄧記謠言製造公司”,存在了四年的國務院政治研究室完成了它的歷史使命,一場影響深遠的思想解放運動這時已經在整個中國蔓延開來。
1975年,國務院政治研究室成立。四年間,在此工作的馮蘭瑞見證了一段波瀾起伏的思想解放史。1979年下半年,國務院政治研究室併入了中共中央辦公廳研究室;至此,作為鄧小平的“秀才班子”和四人幫恨之入骨的“鄧記謠言製造公司”,存在了四年的國務院政治研究室完成了它的歷史使命,一場影響深遠的思想解放運動這時已經在整個中國蔓延開來。

塵封記憶:電影“決裂”背後(上)

塵封記憶:電影“決裂”背後(上)
電影《決裂》中一段“馬尾巴的功能”讓大家在記住電影的同時也記住了葛存壯的模樣,在此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當人們看到葛存壯時,一直都將他稱作“馬尾巴”。
電影《決裂》中一段“馬尾巴的功能”讓大家在記住電影的同時也記住了葛存壯的模樣,在此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當人們看到葛存壯時,一直都將他稱作“馬尾巴”。

塵封記憶:電影“決裂”背後(下)

塵封記憶:電影“決裂”背後(下)
1973年,中國的電影事業處於一種特殊的發展狀態,從1966年文革開始到1973年的7年間,中國僅拍攝了13部電影,其中樣板戲占了9部,故事片只有3部。根據周恩來的指示,北影廠決定擴大故事片的生產,而胡春潮這部根紅苗正的原始劇本《萬代紅》,理所當然的就成了北影廠的首選。在北影廠鼓勵下,胡春潮找到了曾經兩次合作的周傑,和他一起在《萬代紅》的基礎上正式開始了《決裂》劇本的創作。
1973年,中國的電影事業處於一種特殊的發展狀態,從1966年文革開始到1973年的7年間,中國僅拍攝了13部電影,其中樣板戲占了9部,故事片只有3部。根據周恩來的指示,北影廠決定擴大故事片的生產,而胡春潮這部根紅苗正的原始劇本《萬代紅》,理所當然的就成了北影廠的首選。在北影廠鼓勵下,胡春潮找到了曾經兩次合作的周傑,和他一起在《萬代紅》的基礎上正式開始了《決裂》劇本的創作。

塵封記憶:彭德懷的1966

塵封記憶:彭德懷的1966
四川成都永興巷7號,一條離鬧市區不太遠的小巷,1965年11月30日,彭德懷到成都任第三建設副總指揮後,就一直住在這個小巷深處的一座小院裡。1966年12月23日淩晨5點,數十名北京地質學院的紅衛兵組織“東方紅”戰鬥隊按照事先偵查好的路線秘密潛入了這所小院,他們是來“揪彭”的。然而當他們闖入彭德懷的住處時,頓時全都怔住了,室內無人,彭德懷不知去向……
四川成都永興巷7號,一條離鬧市區不太遠的小巷,1965年11月30日,彭德懷到成都任第三建設副總指揮後,就一直住在這個小巷深處的一座小院裡。1966年12月23日淩晨5點,數十名北京地質學院的紅衛兵組織“東方紅”戰鬥隊按照事先偵查好的路線秘密潛入了這所小院,他們是來“揪彭”的。然而當他們闖入彭德懷的住處時,頓時全都怔住了,室內無人,彭德懷不知去向……

塵封記憶:命運五十天

塵封記憶:命運五十天
1966年6月的一天,團中央的教師劉晉接到了劉少奇、鄧小平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上下達的任務,領導中學的文化革命,在這短短的五十天裡,劉晉見證了“紅衛兵”的出現,見證了權力的更替,也見證了浪潮般席捲全國的那場大革命,並由最初的領導者變成了革命的殉難者。
1966年6月的一天,團中央的教師劉晉接到了劉少奇、鄧小平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上下達的任務,領導中學的文化革命,在這短短的五十天裡,劉晉見證了“紅衛兵”的出現,見證了權力的更替,也見證了浪潮般席捲全國的那場大革命,並由最初的領導者變成了革命的殉難者。

塵封記憶:人生十年榮辱

塵封記憶:人生十年榮辱
四十年前,一部樣板戲《紅色娘子軍》,讓他一躍成為耀眼的明星,更成為那個年代的革命積極分子;三十年前,一場大革命的結束,讓他轉眼成為階下囚,從此失去了所有的光環和榮耀。
四十年前,一部樣板戲《紅色娘子軍》,讓他一躍成為耀眼的明星,更成為那個年代的革命積極分子;三十年前,一場大革命的結束,讓他轉眼成為階下囚,從此失去了所有的光環和榮耀。

塵封記憶:彭真紀事

塵封記憶:彭真紀事
文革期間,少年師東兵在北大校園裡的一場批鬥會上看見了自己崇拜已久的同鄉偉人——彭真,這樣尷尬的第一次見面,讓師東兵大受震撼。一次偶然的機會,師東兵幫助彭真的母親和弟弟逃脫了紅衛兵們最初的迫害,他自己也因此受到牽連鋃鐺入獄。後來,師東兵成為了一名軍人,這也讓他更加有了更多地瞭解彭真、書寫彭真的欲望。
文革期間,少年師東兵在北大校園裡的一場批鬥會上看見了自己崇拜已久的同鄉偉人——彭真,這樣尷尬的第一次見面,讓師東兵大受震撼。一次偶然的機會,師東兵幫助彭真的母親和弟弟逃脫了紅衛兵們最初的迫害,他自己也因此受到牽連鋃鐺入獄。後來,師東兵成為了一名軍人,這也讓他更加有了更多地瞭解彭真、書寫彭真的欲望。

塵封記憶:我們是“童懷周”

塵封記憶:我們是“童懷周”
1976年10月10日,全國上下都沉浸在粉碎“四人幫”後的喜悅當中,此時汪文風與學校漢語教研室的同事商量,大家一起把之前收集起來夾在書本中或是藏在蜂窩煤爐夾層中,或是藏在花盆裡的《詩抄》找了出來,由汪文風編輯審核後油印出來,等待周恩來逝世一周年之際重新張貼於天安門廣場。
1976年10月10日,全國上下都沉浸在粉碎“四人幫”後的喜悅當中,此時汪文風與學校漢語教研室的同事商量,大家一起把之前收集起來夾在書本中或是藏在蜂窩煤爐夾層中,或是藏在花盆裡的《詩抄》找了出來,由汪文風編輯審核後油印出來,等待周恩來逝世一周年之際重新張貼於天安門廣場。

塵封記憶:姚文元政治之路

塵封記憶:姚文元政治之路
在文化大革命爆發前的幾年間,王維和姚文元同在上海《解放日報》社;作為一位同事,王維目睹了姚文元幾篇重要文章出爐的前前後後,以及這些文章對姚文元自己和更多人的命運所造成的影響。
在文化大革命爆發前的幾年間,王維和姚文元同在上海《解放日報》社;作為一位同事,王維目睹了姚文元幾篇重要文章出爐的前前後後,以及這些文章對姚文元自己和更多人的命運所造成的影響。

塵封記憶:大漠中的殘骸

塵封記憶:大漠中的殘骸
1971年9月14日,和往常一樣,王中遠剛吃過早飯,還未上班就收到蒙古外交部打來的緊急電話,稱蒙古副外長額爾敦比列格要緊急約見許大使,說有一架中方的飛機在溫都爾汗墜毀,機上的9人死亡……
1971年9月14日,和往常一樣,王中遠剛吃過早飯,還未上班就收到蒙古外交部打來的緊急電話,稱蒙古副外長額爾敦比列格要緊急約見許大使,說有一架中方的飛機在溫都爾汗墜毀,機上的9人死亡……

塵封記憶:再見,南海長城

塵封記憶:再見,南海長城
1963年,毛澤東對中國當時的文藝現狀提出批評,指出:“許多共產黨人熱心提倡封建主義和資本主義的藝術,卻不熱心提倡社會主義的藝術。”一年後的1964年,八一電影製片廠決定拍攝《南海長城》,總政文化部請中宣部文藝處副處長江青擔任這部電影的藝術顧問,江青由此看見了插手電影的機會,並親歷點名要嚴寄洲擔任這部“樣板電影”的導演。
1963年,毛澤東對中國當時的文藝現狀提出批評,指出:“許多共產黨人熱心提倡封建主義和資本主義的藝術,卻不熱心提倡社會主義的藝術。”一年後的1964年,八一電影製片廠決定拍攝《南海長城》,總政文化部請中宣部文藝處副處長江青擔任這部電影的藝術顧問,江青由此看見了插手電影的機會,並親歷點名要嚴寄洲擔任這部“樣板電影”的導演。

塵封記憶:琴鍵上的沉浮

塵封記憶:琴鍵上的沉浮
青年時代留學蘇聯時,他獲得過國際鋼琴大獎、“文革”時期又因一曲鋼琴伴唱《紅燈記》“走紅”,他的名字也曾經一度被江青改名叫“殷誠忠”。有人說,是他讓古老的鋼琴藝術套上了“極左”的江記戰車,而他也因為站在“政治”的舞臺上,而頭暈目眩了……
青年時代留學蘇聯時,他獲得過國際鋼琴大獎、“文革”時期又因一曲鋼琴伴唱《紅燈記》“走紅”,他的名字也曾經一度被江青改名叫“殷誠忠”。有人說,是他讓古老的鋼琴藝術套上了“極左”的江記戰車,而他也因為站在“政治”的舞臺上,而頭暈目眩了……

塵封記憶:爲四人幫辯護

塵封記憶:爲四人幫辯護
1976年10月14日,中共中央公佈了粉碎“四人幫”的消息。10月24日,首都各界群眾在天安門廣場集會,隆重慶祝粉碎“四人幫”的勝利,人們大聲疾呼,堅決清算四人幫的罪行。1979年7月,四十九歲的張思之重返律師界,並被指定為“四人幫”及林彪反革命集團辯護組組長。
1976年10月14日,中共中央公佈了粉碎“四人幫”的消息。10月24日,首都各界群眾在天安門廣場集會,隆重慶祝粉碎“四人幫”的勝利,人們大聲疾呼,堅決清算四人幫的罪行。1979年7月,四十九歲的張思之重返律師界,並被指定為“四人幫”及林彪反革命集團辯護組組長。

塵封記憶:給江青當秘書(上)

塵封記憶:給江青當秘書(上)
1967年,是江青日漸顯露崢嶸的一年,也是閻長貴擔任江青秘書工作的唯一一年,對於閻長貴來說,這一年的秘書經歷,除了讓他親歷了一段不為人知的歷史往事之外,也給他帶來了漫漫七年的牢獄生涯……
1967年,是江青日漸顯露崢嶸的一年,也是閻長貴擔任江青秘書工作的唯一一年,對於閻長貴來說,這一年的秘書經歷,除了讓他親歷了一段不為人知的歷史往事之外,也給他帶來了漫漫七年的牢獄生涯……

塵封記憶:給江青當秘書(下)

塵封記憶:給江青當秘書(下)
1967年,是江青日漸顯露崢嶸的一年,也是閻長貴擔任江青秘書工作的唯一一年,對於閻長貴來說,這一年的秘書經歷,除了讓他親歷了一段不為人知的歷史往事之外,也給他帶來了漫漫七年的牢獄生涯……
1967年,是江青日漸顯露崢嶸的一年,也是閻長貴擔任江青秘書工作的唯一一年,對於閻長貴來說,這一年的秘書經歷,除了讓他親歷了一段不為人知的歷史往事之外,也給他帶來了漫漫七年的牢獄生涯……

塵封記憶:三家村冤案

塵封記憶:三家村冤案
1978年11月15日,吳晗的老部下蘇雙碧撰寫了一篇題為《評姚文元<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的文章刊登在了《光明日報》第三版的整個版面上。此時,以批判《海瑞罷官》為發端的十年文化大革命剛剛結束兩年。這篇為《海瑞罷官》鳴冤的文章刊出後,不僅在國內引起不小反響,世界各大通訊社也都以最快速度轉發了這篇文章,並配發評論,認為這篇文章的發表,表明“中國開始批判文化大革命了”。
1978年11月15日,吳晗的老部下蘇雙碧撰寫了一篇題為《評姚文元<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的文章刊登在了《光明日報》第三版的整個版面上。此時,以批判《海瑞罷官》為發端的十年文化大革命剛剛結束兩年。這篇為《海瑞罷官》鳴冤的文章刊出後,不僅在國內引起不小反響,世界各大通訊社也都以最快速度轉發了這篇文章,並配發評論,認為這篇文章的發表,表明“中國開始批判文化大革命了”。

塵封記憶:遇羅克之死

塵封記憶:遇羅克之死
1964年,22歲的遇羅克從農村回到了城裡,在做了兩年臨時工後,他才被分配到北京人民機器廠當了一名學徒工。就在這期間的1965年11月10日,一篇刊登在上海《文匯報》上署名姚文元的文章《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的文章引起了遇羅克的注意,他感覺這篇文章很不對勁。
1964年,22歲的遇羅克從農村回到了城裡,在做了兩年臨時工後,他才被分配到北京人民機器廠當了一名學徒工。就在這期間的1965年11月10日,一篇刊登在上海《文匯報》上署名姚文元的文章《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的文章引起了遇羅克的注意,他感覺這篇文章很不對勁。

塵封記憶:阿慶嫂往事

塵封記憶:阿慶嫂往事
1963年,趙燕俠進入《蘆蕩火種》劇組,出演阿慶嫂。十年之後,《蘆蕩火種》被搬上銀幕並被改名為《沙家浜》,同樣被改變的還有女主角阿慶嫂的扮演者,此時的趙燕俠已經被發配到五七幹校勞動改造,此後,她與“阿慶嫂”的角色再無關聯。
1963年,趙燕俠進入《蘆蕩火種》劇組,出演阿慶嫂。十年之後,《蘆蕩火種》被搬上銀幕並被改名為《沙家浜》,同樣被改變的還有女主角阿慶嫂的扮演者,此時的趙燕俠已經被發配到五七幹校勞動改造,此後,她與“阿慶嫂”的角色再無關聯。

塵封記憶:人造天河(上)

塵封記憶:人造天河(上)
1955年10月,位於林縣淇河的淇南、淇北兩條全長88華里的水渠開始動工興建;隨後,淅河渠、天橋斷渠也相繼開工。與此同時,曲山、元家口、西溝、千人泉、四合等5座水庫的建設也拉開了帷幕。楊貴和林縣人民一樣,在憧憬著林縣告別缺水的那一天。
1955年10月,位於林縣淇河的淇南、淇北兩條全長88華里的水渠開始動工興建;隨後,淅河渠、天橋斷渠也相繼開工。與此同時,曲山、元家口、西溝、千人泉、四合等5座水庫的建設也拉開了帷幕。楊貴和林縣人民一樣,在憧憬著林縣告別缺水的那一天。

塵封記憶:人造天河(下)

塵封記憶:人造天河(下)
1955年10月,位於林縣淇河的淇南、淇北兩條全長88華里的水渠開始動工興建;隨後,淅河渠、天橋斷渠也相繼開工。與此同時,曲山、元家口、西溝、千人泉、四合等5座水庫的建設也拉開了帷幕。楊貴和林縣人民一樣,在憧憬著林縣告別缺水的那一天。
1955年10月,位於林縣淇河的淇南、淇北兩條全長88華里的水渠開始動工興建;隨後,淅河渠、天橋斷渠也相繼開工。與此同時,曲山、元家口、西溝、千人泉、四合等5座水庫的建設也拉開了帷幕。楊貴和林縣人民一樣,在憧憬著林縣告別缺水的那一天。

塵封記憶:走失的歲月(上)

塵封記憶:走失的歲月(上)
1968年,地處於12月5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轉發了一則《關於農村醫療問題的調查報告》,詳細介紹了湖北省長陽縣樂園公社的合作醫療經驗。從此,大巴山深處的樂園公社,被譽為赤腳醫生的發源地……
1968年,地處於12月5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轉發了一則《關於農村醫療問題的調查報告》,詳細介紹了湖北省長陽縣樂園公社的合作醫療經驗。從此,大巴山深處的樂園公社,被譽為赤腳醫生的發源地……

塵封記憶:走失的歲月(下)

塵封記憶:走失的歲月(下)
1968年,地處於12月5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轉發了一則《關於農村醫療問題的調查報告》,詳細介紹了湖北省長陽縣樂園公社的合作醫療經驗。從此,大巴山深處的樂園公社,被譽為赤腳醫生的發源地……
1968年,地處於12月5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轉發了一則《關於農村醫療問題的調查報告》,詳細介紹了湖北省長陽縣樂園公社的合作醫療經驗。從此,大巴山深處的樂園公社,被譽為赤腳醫生的發源地……

塵封記憶:我的電影往事

塵封記憶:我的電影往事
1961年6月,周恩來主持文藝界召開了著名的“新僑會議”,鼓勵文藝工作者解放思想,剛剛拍完的《暴風驟雨》在會議上放映獲好評。他順利執導了電影《無名島》和《暴風驟雨》。就在此時,謝鐵驪開始考慮改編《早春二月》劇本,也是這部電影,讓他的導演生涯走上了坎坷路。
1961年6月,周恩來主持文藝界召開了著名的“新僑會議”,鼓勵文藝工作者解放思想,剛剛拍完的《暴風驟雨》在會議上放映獲好評。他順利執導了電影《無名島》和《暴風驟雨》。就在此時,謝鐵驪開始考慮改編《早春二月》劇本,也是這部電影,讓他的導演生涯走上了坎坷路。

塵封記憶:我和“海霞”

塵封記憶:我和“海霞”
文革期間,著名導演謝鐵驪根據小說《海島女民兵》撰寫電影劇本《海霞》,但是由於江青嚴令謝鐵驪、錢江等人必須為她拍攝樣板電影,無奈之下,《海霞》劇組副導演王好為臨危授命,執導影片。
文革期間,著名導演謝鐵驪根據小說《海島女民兵》撰寫電影劇本《海霞》,但是由於江青嚴令謝鐵驪、錢江等人必須為她拍攝樣板電影,無奈之下,《海霞》劇組副導演王好為臨危授命,執導影片。

塵封記憶:命運多舛的影片

塵封記憶:命運多舛的影片
文革期間拍攝完成的電影《海霞》由於違反了樣板電影的三突出原則,被迫進行修改,但劇組成員卻認為,中央文化主管部門的意見純屬胡提,拒不執行,這使得整個劇組陷入一場巨大的政治困境。
文革期間拍攝完成的電影《海霞》由於違反了樣板電影的三突出原則,被迫進行修改,但劇組成員卻認為,中央文化主管部門的意見純屬胡提,拒不執行,這使得整個劇組陷入一場巨大的政治困境。

塵封記憶:“二月提綱”

塵封記憶:“二月提綱”
1965年11月10日,《文匯報》發表批判文章《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6年後的1965年,《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發表,文章把400年前的歷史事件同4年前的單幹風、翻案風聯繫起來,點明黨內正存在著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鬥爭,中央裡面有修正主義者,修正主義者要掌權執政。歷史劇《海瑞罷官》成為反黨反社會主義大毒草。
1965年11月10日,《文匯報》發表批判文章《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6年後的1965年,《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發表,文章把400年前的歷史事件同4年前的單幹風、翻案風聯繫起來,點明黨內正存在著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鬥爭,中央裡面有修正主義者,修正主義者要掌權執政。歷史劇《海瑞罷官》成為反黨反社會主義大毒草。

塵封記憶:艱難的起訴

塵封記憶:艱難的起訴
1979年,對林彪、四人幫集團的審判工作在全國展開,剛剛經歷過十年浩劫的中國,能不能審這個案子,敢不敢審這個案子,成為了世界關注的焦點。怎麼分辨兩案主犯的犯罪行為與毛主席的晚年錯誤,怎麼分辨罪與錯的分界線,圖們起草的兩案起訴書工作,從一開始,就暗礁重重,這一場特別審判,圖們經歷了艱難的起訴。
1979年,對林彪、四人幫集團的審判工作在全國展開,剛剛經歷過十年浩劫的中國,能不能審這個案子,敢不敢審這個案子,成為了世界關注的焦點。怎麼分辨兩案主犯的犯罪行為與毛主席的晚年錯誤,怎麼分辨罪與錯的分界線,圖們起草的兩案起訴書工作,從一開始,就暗礁重重,這一場特別審判,圖們經歷了艱難的起訴。

塵封記憶:文化的早春

塵封記憶:文化的早春
1971年7月,張惠卿等人將他們在周恩來的指導下,所撰寫的《國務院關於出版工作的報告》呈遞毛澤東,8月13日,全國出版工作座談會結束後的兩個星期,《報告》最終被批准,但這份下發到全國各地的文件,也被加入了一些原本沒有的內容,即“兩個估計”。所謂“兩個估計”指的是1971年由姚文元修改、張春橋定稿的《全國教育工作會議紀要》中的兩個政治結論,即“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教育戰線是資產階級專了無產階級的政,是“黑線專政”;知識份子的大多數世界觀基本上是資產階級的,是資產階級知識份子。1971年7月,張惠卿等人將他們在周恩來的指導下,所撰寫的《國務院關於出版工作的報告》呈遞毛澤東,8月13日,全國出版工作座談會結束後的兩個星期,《報告》最終被批准,但這份下發到全國各地的文件,也被加入了一些原本沒有的內容,即“兩個估計”。所謂“兩個估計”指的是1971年由姚文元修改、張春橋定稿的《全國教育工作會議紀要》中的兩個政治結論,即“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教育戰線是資產階級專了無產階級的政,是“黑線專政”;知識份子的大多數世界觀基本上是資產階級的,是資產階級知識份子。
1971年7月,張惠卿等人將他們在周恩來的指導下,所撰寫的《國務院關於出版工作的報告》呈遞毛澤東,8月13日,全國出版工作座談會結束後的兩個星期,《報告》最終被批准,但這份下發到全國各地的文件,也被加入了一些原本沒有的內容,即“兩個估計”。所謂“兩個估計”指的是1971年由姚文元修改、張春橋定稿的《全國教育工作會議紀要》中的兩個政治結論,即“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教育戰線是資產階級專了無產階級的政,是“黑線專政”;知識份子的大多數世界觀基本上是資產階級的,是資產階級知識份子。1971年7月,張惠卿等人將他們在周恩來的指導下,所撰寫的《國務院關於出版工作的報告》呈遞毛澤東,8月13日,全國出版工作座談會結束後的兩個星期,《報告》最終被批准,但這份下發到全國各地的文件,也被加入了一些原本沒有的內容,即“兩個估計”。所謂“兩個估計”指的是1971年由姚文元修改、張春橋定稿的《全國教育工作會議紀要》中的兩個政治結論,即“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教育戰線是資產階級專了無產階級的政,是“黑線專政”;知識份子的大多數世界觀基本上是資產階級的,是資產階級知識份子。

塵封記憶:最後的遇羅克

塵封記憶:最後的遇羅克
1966年,在革命的紅色激情中,遇羅勉與哥哥遇羅文一起南下來到了廣州,在這裡,他們撰寫了一篇名為《論出身》的文章,名動一時,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他們遠在北京的大哥遇羅克也開始了撰寫那篇日後著名的《出身論》,也就是這篇文章,讓遇羅勉與大哥遇羅克的分別成為永遠。
1966年,在革命的紅色激情中,遇羅勉與哥哥遇羅文一起南下來到了廣州,在這裡,他們撰寫了一篇名為《論出身》的文章,名動一時,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他們遠在北京的大哥遇羅克也開始了撰寫那篇日後著名的《出身論》,也就是這篇文章,讓遇羅勉與大哥遇羅克的分別成為永遠。

塵封記憶:七六年的九月九日

塵封記憶:七六年的九月九日
1976年9月9日下午四時,毛澤東逝世的消息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播出,和全國人民一樣,此刻正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工作間指揮報導工作的楊正泉,心情沉痛。然而,恰恰在這個時候,不該發生的事情發生了……
1976年9月9日下午四時,毛澤東逝世的消息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播出,和全國人民一樣,此刻正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工作間指揮報導工作的楊正泉,心情沉痛。然而,恰恰在這個時候,不該發生的事情發生了……

塵封記憶:驚心動魄的十五天

塵封記憶:驚心動魄的十五天
1976年10月6日的深夜,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燈火通明。按照上級的緊急指示,楊正泉開始指揮各編播部門審查即將播出的節目,刪除所有節目中可能出現的一句話“按既定方針辦”。緊張工作中,楊正泉想到了三個星期前的9月15日。就是在那一天的晚上,他第一次看到了“按既定方針辦”這樣一句話。後來,楊正泉才知道,就在1976年10月6日的傍晚,以華國鋒、葉劍英為首的黨中央已將江青、張春橋、姚文元、王洪文“隔離審查”。隨後,奉中央之令,耿飆和邱巍高進駐中央廣播事業局。
1976年10月6日的深夜,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燈火通明。按照上級的緊急指示,楊正泉開始指揮各編播部門審查即將播出的節目,刪除所有節目中可能出現的一句話“按既定方針辦”。緊張工作中,楊正泉想到了三個星期前的9月15日。就是在那一天的晚上,他第一次看到了“按既定方針辦”這樣一句話。後來,楊正泉才知道,就在1976年10月6日的傍晚,以華國鋒、葉劍英為首的黨中央已將江青、張春橋、姚文元、王洪文“隔離審查”。隨後,奉中央之令,耿飆和邱巍高進駐中央廣播事業局。
所有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