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人:遠逝的硝煙

1933年9月,國民黨實施了第五次圍剿紅軍計畫,因為在第四次圍剿中,方靖的部隊表現不佳,所以這一次他格外的重視。12月7日,為了防止紅軍的襲擊,方靖借了一輛裝甲車……
各集介紹

我的家人:孤獨的沉默

我的家人:孤獨的沉默
1976年,葉劍英兒子葉選甯看望在文革中被打倒後的胡耀邦,胡耀邦委托他帶給他父親三句話,其中一句是:生產狠狠抓,人心樂開花。這句話從提出到實施,胡耀邦整整等了兩年。
1976年,葉劍英兒子葉選甯看望在文革中被打倒後的胡耀邦,胡耀邦委托他帶給他父親三句話,其中一句是:生產狠狠抓,人心樂開花。這句話從提出到實施,胡耀邦整整等了兩年。

我的家人:一生強國夢

我的家人:一生強國夢
“一二八”事變,胡厥文趕制軍火,得了一個“抗戰大鬍子”的雅號。五年後,盧溝橋事變爆發,為保存實力,南京政府組織工廠內遷,負責此事的林繼庸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胡厥文。
“一二八”事變,胡厥文趕制軍火,得了一個“抗戰大鬍子”的雅號。五年後,盧溝橋事變爆發,為保存實力,南京政府組織工廠內遷,負責此事的林繼庸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胡厥文。

我的家人:四九年前後

我的家人:四九年前後
1948年,李濟深李沛鈺從空軍幼年學校順利畢業,按照慣例正式飛行前學員可以放假一個月與家人團聚。李沛鈺填表申請去香港探親,然而就在出發前,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
1948年,李濟深李沛鈺從空軍幼年學校順利畢業,按照慣例正式飛行前學員可以放假一個月與家人團聚。李沛鈺填表申請去香港探親,然而就在出發前,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

我的家人:最後的合影

我的家人:最後的合影
鄧淮生家裡最為珍貴的一張照片,拍攝於1966年8月18日天安門城樓休息室。這是毛澤東、鄧子恢這兩位鮮明個性的親密戰友第一次合影,而後因農業問題發生分歧,也成了最後一次。
鄧淮生家裡最為珍貴的一張照片,拍攝於1966年8月18日天安門城樓休息室。這是毛澤東、鄧子恢這兩位鮮明個性的親密戰友第一次合影,而後因農業問題發生分歧,也成了最後一次。

我的家人:五五年以後的日子

我的家人:五五年以後的日子
1955年,《文藝報》副主編陳企霞,因成為丁玲、陳企霞反黨小集團核心人物而遭受隔離審查。一年後,此案被翻案。1957年,陳企霞又成為文藝戰線上整風關鍵對象,陳企霞徹底崩潰。
1955年,《文藝報》副主編陳企霞,因成為丁玲、陳企霞反黨小集團核心人物而遭受隔離審查。一年後,此案被翻案。1957年,陳企霞又成為文藝戰線上整風關鍵對象,陳企霞徹底崩潰。

我的家人:半生夫妻緣

我的家人:半生夫妻緣
中國古代有一首詩歌:“君為女蘿草,妾為菟絲花。百丈托遠松,纏綿成一家。枝枝相糾結,葉葉竟飄揚。”高瑛的確把自己一生都寄在了艾青的生命裡,雖然四十年中充滿苦難……
中國古代有一首詩歌:“君為女蘿草,妾為菟絲花。百丈托遠松,纏綿成一家。枝枝相糾結,葉葉竟飄揚。”高瑛的確把自己一生都寄在了艾青的生命裡,雖然四十年中充滿苦難……

我的家人:負重的先行者(上)

我的家人:負重的先行者(上)
長征结束幾個月後,一個記者冒著生命危險,追隨著紅軍長征的腳步穿行4000裡,寫出了轟動全國的《中國的西北角》一書,首次向世界報導紅軍長征。他就是《大公報》記者范長江。
長征结束幾個月後,一個記者冒著生命危險,追隨著紅軍長征的腳步穿行4000裡,寫出了轟動全國的《中國的西北角》一書,首次向世界報導紅軍長征。他就是《大公報》記者范長江。

我的家人:負重的先行者(下)

我的家人:負重的先行者(下)
1934年10月,中國工農紅軍開始了彪炳史冊的二萬五千里長征,幾個月後,一個記者冒著生命危險,追隨著紅軍長征的腳步,獨自穿行4000裡,歷時10個月,寫出了轟動全國的《中國的西北角》一書,首次向世界報導紅軍長征。他就是26歲的《大公報》記者范長江。
1934年10月,中國工農紅軍開始了彪炳史冊的二萬五千里長征,幾個月後,一個記者冒著生命危險,追隨著紅軍長征的腳步,獨自穿行4000裡,歷時10個月,寫出了轟動全國的《中國的西北角》一書,首次向世界報導紅軍長征。他就是26歲的《大公報》記者范長江。

我的家人:遠逝的硝煙

我的家人:遠逝的硝煙
1933年9月,國民黨實施了第五次圍剿紅軍計畫,因為在第四次圍剿中,方靖的部隊表現不佳,所以這一次他格外的重視。12月7日,為了防止紅軍的襲擊,方靖借了一輛裝甲車……
1933年9月,國民黨實施了第五次圍剿紅軍計畫,因為在第四次圍剿中,方靖的部隊表現不佳,所以這一次他格外的重視。12月7日,為了防止紅軍的襲擊,方靖借了一輛裝甲車……

我的家人:逝去的年代

我的家人:逝去的年代
費孝通出生在一個新式知識份子家庭,母親楊紉蘭畢業於上海務本女學。1916年,楊紉蘭把六歲的費孝通送入了吳江小學。那時,費孝通從忙碌的父親那裡對社會調查有了最初的接觸。
費孝通出生在一個新式知識份子家庭,母親楊紉蘭畢業於上海務本女學。1916年,楊紉蘭把六歲的費孝通送入了吳江小學。那時,費孝通從忙碌的父親那裡對社會調查有了最初的接觸。

我的家人:家父韓複榘

我的家人:家父韓複榘
1930年,40歲的韓複榘上任山東省主席,7歲的韓子華隨家人住進了省政府大院。年幼的韓子華並不知,此時的華北已是暗流湧動。1935年11月,日軍發動“冀東事變”,開始煽動自治。
1930年,40歲的韓複榘上任山東省主席,7歲的韓子華隨家人住進了省政府大院。年幼的韓子華並不知,此時的華北已是暗流湧動。1935年11月,日軍發動“冀東事變”,開始煽動自治。

我的家人:亂世情路

我的家人:亂世情路
1939年的冬天,國民黨第五軍決定與以“鋼軍”著稱的日軍第五師團在昆侖關,一決高下。這時,17歲的馮麗娟與第五軍200師的少將步兵指揮官鄭庭笈,剛剛結婚不久……
1939年的冬天,國民黨第五軍決定與以“鋼軍”著稱的日軍第五師團在昆侖關,一決高下。這時,17歲的馮麗娟與第五軍200師的少將步兵指揮官鄭庭笈,剛剛結婚不久……

我的家人:凋零的歌仙

我的家人:凋零的歌仙
三十年代“音樂才子” 陳歌辛的兒子陳鋼從小就生長在音樂環境裡,雖然在最開始,陳鋼也曾無心音樂,但大躍進時代,陳鋼和何占豪一起創作了享譽世界的小提琴協奏曲《梁祝》。
三十年代“音樂才子” 陳歌辛的兒子陳鋼從小就生長在音樂環境裡,雖然在最開始,陳鋼也曾無心音樂,但大躍進時代,陳鋼和何占豪一起創作了享譽世界的小提琴協奏曲《梁祝》。

我的家人:布衣將軍(上)

我的家人:布衣將軍(上)
1929年5月,馮玉祥宣佈反蔣,不料馮玉祥的幾個部下卻擁護將介石。馮玉祥挺而走險,於1929年的6月21日,攜妻子李德全與他們的大女兒馮理達一起度過黃河來到了太原。
1929年5月,馮玉祥宣佈反蔣,不料馮玉祥的幾個部下卻擁護將介石。馮玉祥挺而走險,於1929年的6月21日,攜妻子李德全與他們的大女兒馮理達一起度過黃河來到了太原。

我的家人:布衣將軍(下)

我的家人:布衣將軍(下)
1929年5月,馮玉祥宣佈反蔣,不料馮玉祥的幾個部下卻擁護將介石。馮玉祥挺而走險,於1929年的6月21日,攜妻子李德全與他們的大女兒馮理達一起度過黃河來到了太原。
1929年5月,馮玉祥宣佈反蔣,不料馮玉祥的幾個部下卻擁護將介石。馮玉祥挺而走險,於1929年的6月21日,攜妻子李德全與他們的大女兒馮理達一起度過黃河來到了太原。

我的家人:特科在行動(上)

我的家人:特科在行動(上)
1929年11月11日,陳賡指揮中央特科擊斃叛徒白鑫,“子彈由前額洞穿後腦,腦漿迸裂而亡”。這場被各大報紙寫成“霞飛路暗殺案”的行動,是陳賡情報生涯最震動人心的一幕……
1929年11月11日,陳賡指揮中央特科擊斃叛徒白鑫,“子彈由前額洞穿後腦,腦漿迸裂而亡”。這場被各大報紙寫成“霞飛路暗殺案”的行動,是陳賡情報生涯最震動人心的一幕……

我的家人:特科在行動(下)

我的家人:特科在行動(下)
1938年3月16日,位於山西潞城一個叫做神頭嶺的地方,發生了伏擊侵華日軍的大戰。日軍十六師團精銳部隊的一千五百多名日本兵沒想到,他們正一步步走近由陳賡策劃的死亡陷阱。
1938年3月16日,位於山西潞城一個叫做神頭嶺的地方,發生了伏擊侵華日軍的大戰。日軍十六師團精銳部隊的一千五百多名日本兵沒想到,他們正一步步走近由陳賡策劃的死亡陷阱。

我的家人:追憶29軍(上)

我的家人:追憶29軍(上)
1933年3月,關東軍企圖佔領喜峰口、羅文峪、馬蘭關等地,以打開入侵華北的通道。如果門戶洞開,失去屏障,日寇將長驅直入,其後果不堪設想。8日,二十九軍奉命接防喜峰口。
1933年3月,關東軍企圖佔領喜峰口、羅文峪、馬蘭關等地,以打開入侵華北的通道。如果門戶洞開,失去屏障,日寇將長驅直入,其後果不堪設想。8日,二十九軍奉命接防喜峰口。

我的家人:追憶29軍(下)

我的家人:追憶29軍(下)
1933年3月,關東軍企圖佔領喜峰口、羅文峪、馬蘭關等地,以打開入侵華北的通道。如果門戶洞開,失去屏障,日寇將長驅直入,其後果不堪設想。8日,二十九軍奉命接防喜峰口。
1933年3月,關東軍企圖佔領喜峰口、羅文峪、馬蘭關等地,以打開入侵華北的通道。如果門戶洞開,失去屏障,日寇將長驅直入,其後果不堪設想。8日,二十九軍奉命接防喜峰口。
所有影片